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ichlee] 睡前

他們很少共浴,原因顯而易見:雖然家裡訂做的浴缸比一般的大,但要容納兩個快兩米的大男人還是頗有難度。但這天晚上,Lee看起來累得有點不像話,回到家跌坐在沙發上沒多久就睡沉了。Richard替他在浴缸放熱水時,不禁擔心起來:萬一泡澡的時候睡著了,一頭栽到水裡怎麼辦呢。他自己又不是媽媽型的男友,要他三不五時伸個頭進來檢查一下,總覺不太好意思。

他回到客廳把靠在扶手上睡得渾然忘我的Lee搖醒。對方揉著小綿羊般惺忪的眼睛抬起頭時,Richard拿著前幾天買洗髮乳時店員加送的一包蘋果生薑味浴鹽在他面前晃了晃,很堅定的說:今天我們一起泡澡吧。


於是他們就這樣,一人靠在浴缸的一端;為了大家舒服,兩人都抬起膝蓋,四條大長腿相間擱著。平常他們洗澡多是簡單的淋浴,偶爾也洗泡泡浴,但浴鹽對他們來說是太過精緻的東西。若不是Richard打開鏡櫃拿東西時不慎把這個「不單獨售賣」的樣品包弄掉在地,他大概也想不起去用它。現在,已經被染成淡紫紅色的熱水散發著蘋果薑略帶辛辣的香氣,似乎還真如浴鹽的包裝所說,有紓緩疲勞的功效:剛剛一臉呆滯、被Richard拉拽了半天才闕著嘴起身去浴室的Lee,終於懂得笑了。


「這好像泡在瑟蘭督伊的紅酒裡。」


「我倒覺得像是牙仙剛剛結果了一個受害者,把他泡在鹽水裡醃呢。」


「嘖,你好沒詩意。」


「我這叫投入工作。」


Lee伸腿踢了英國人一下,Richard回潑了他一臉的水。幼稚行為向來是他們的生活情趣之一。


兩人鬧了一會才靜下來,Richard把頭靠在浴缸邊,舒服地閉上眼睛:看來是不用擔心Lee會在浴缸睡著啦。


也無需擔心自己會盹著。因為沒過多久,就發生了來自對面的偷襲。


「--欸!」


一隻腳伸到他兩腿之間很不客氣的磨娑,還熟練地專找最敏感的位置。Richard抽口氣,不經思索地兩腿一夾,夾住了對方的小腿,卻沒妨礙腳踝活動。Lee不老實的動作仍然繼續;隔著淡淡的水氣,看向Richard的那張臉笑盈盈地,像個小天使。


「你有反應了喔。」


天使頭上長出了一對角,腳踝轉了個角度,引得Richard發出一串頗具限制級意味的聲音。


「太不淡定了,你。」美國人笑得極為得意。


Richard猛然前傾,雙手按住男友的肩膀;這個突如其來的動作嘩啦啦地將一大把水潑到了地上。


燃燒起來的冰藍眼睛瞪著眨呀眨故作單純的湖綠眼睛。


「我以為你很累?」英國人的聲音沙啞,正是Lee戲稱的「發情喉音」。


「要怪就怪你啊。」Lee趁男友湊近之便,連手也用起來了,Richard喉結動了一下,硬是壓下差點漏出來的呻吟。「什麼提神浴鹽,還張著腿坐在人家對面……」


Lee何嘗不是「張著腿坐在人家對面」,只不過Richard體貼他拍戲疲累,刻意不去想這件事。但現在--


「好,」Richard壓低嗓子,臉湊得更近了,兩人鼻尖幾乎相觸,引得Lee只管笑。「那我就不客氣囉。」


又一陣水花飛濺,Richard整個人壓上。掠奪似的不留餘地的吻,Lee只「嗯」了一聲就愉快地接受了,長腿順道抬起,環住對方的腰肢。下身的觸感刺激了他們的感官,兩人互相磨擦時都不期然地愈趨激烈,在浴缸水面掀起陣陣透明紫紅的波浪。水花不時濺到他們交錯的舌上,半甜半鹹半澀。


在堅硬的浴缸上跪久了膝蓋頗痛,但流遍全身的快感掩蓋了不適。Richard很想再進一步,可他知道水裡並不是衝動的好地方。他挪了挪身體,把手伸進他們之間。急速抽動的動作彷彿令水溫上升,一串模糊的音節從Lee嘴裡流出,夾雜著Richard的名字。


釋放的時候,Lee十指在Richard肩上臂上按緊,並習慣性地仰起頭,後頸剛好緊貼著浴缸的弧度。Richard依戀地把男友迷濛的目光、漲紅而微啟的嘴唇盡收眼底,最後才讓自己解放,也沒忘記垂下頭在Lee厚實的肩膀留下齒印:輕輕的,第二天鐵定會褪去。


這水再也不能泡了。Richard拔掉塞子,把已經半暖不涼的水放掉。


而這只不過是善後工作之中最簡單的一項。


無論剛才是被蘋果薑的香味還是性感男友提了回神,一番激情過後,什麼小惡魔角、小天使笑臉都消失了,Lee的精神和體力瞬間歸零,變成一頭大懶貓。


「喂,別在這裡睡著啊,要著涼的。」Richard一手拿毛巾替他擦身,一手抓住他的肩膀用力搖晃。

回答他的是黏在一起的喉音,類似是「人為什麼不能睡浴缸呢不想動了你扛我回去好不好」的意思。


Richard好不容易才把他拽起來,「喏,浴袍自己披上」,換來對方一個哀怨的眼神。


好像整件事不是他挑起的。


回到房間,巨貓勾住Richard的胳膊翻滾上床,結果兩人一起跌躺下去。


「浴室地板要擦耶。」


「明天啦。」


貓咪不等Richard說「真拿你沒辦法」,就往他肩頭一靠,穩穩甜甜地睡了。Richard拉過被子覆在他倆身上,輕輕呼口氣,Lee為了新劇而剪短的前髮微微顫動。


被窩裡有著蘋果和戀愛的氣息——Richard閉上眼睛的時候是這樣覺得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