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ichlee] 熱戀期

(1) From Me


常言道,熱戀期過後感情就會轉化成細水長流的愛,沒有怦然心跳但不乏恬淡靜美的喜悅。是不是這樣呢?Richard很是懷疑:他和Lee交往三年,按理說熱戀期早就過了,但這天早上他為一家有聲出版社朗讀情詩的時候,心裡既不恬淡也不靜美,「細水長流」?滾滾長河波浪翻湧潮漲十尺還差不多。


「我是怎樣地愛你?讓我逐一細算/我愛你盡我的心靈所能及到的/深邃、寬廣、和高度——正像我探求/玄冥中上帝的存在和深厚的神恩/我愛你的程度,就像日光和燭焰下/那每天不用說得的需要……」


要把這些句子唸得熱情洋溢可謂毫無難度,就是他的心跳有點快,臉有點熱。之後他們要做訪談,請他談對愛情和某些詩的感想;這實在是太容易了,此時此刻他最不缺的就是感想。一聲「開麥啦」,他滔滔不絕的就講了起來,「兩顆心結合,讓心跳更有力」等等,臉頰的溫度更進一步,從春天變成了夏天。


但控制不好的表情沒什麼可以掩飾。他很肯定有那麼幾秒鐘,心裡甜得要溢出來的感覺洩露在他笑得太開的臉上了。


「說得真好。是因為有切身體會嗎?」訪談做完之後,工作人員這樣問他,還了然於心地眨了眨眼。


熱戀中的狀態被發現了呢。換作以前,他大概會覺得不好意思吧?但他現在只很舒坦地回以一笑,腦子裡還迴蕩著詩文裡「my darling」「my life」這樣的詞語。


因為他已經不一樣了。以前,那個人還沒有進入他的生命。


美工把情詩特典的版面設計初稿給他看,說他們打算挑一兩首詩的文字鋪成心形,當中嵌上大大的「LOVE」字。


「Richard,你有沒有哪首詩特別喜歡,想要拿來做版面?」


「我可以提建議嗎?」他問。


當然,他們說。事實上,他們還打算把這個設計圖印成封套,附送一個隨身播放器裝進去,當作情人節的紀念品。


於是他說,那就e.e. cummings的《I carry your heart》吧。「我將你的心帶在身上/用我的心將它妥善包藏/天長日久也不會遺忘/無論我前往何方,都有你伴我身旁 」,剛才錄這首詩的時候,每一句他都想印製成巨大的橫幅,掛在他們紐約公寓的窗口。


但當他看到美工把詩文鋪在貝殼粉紅的正方色框裡、並調整某些字詞的大小時,他突然有了個更好的主意。


「對不起,可不可以換一首詩?」


「沒問題,只不過是把字丟上去而已,簡單得很。你想換哪首?」


Richard說了他心想的詩名。美工一聽就笑了:「我知道你想幹嘛。」


又被發現了。不過這樣更好辦事,不是麼?




(2) To You


他們的情人節過得很愉快,但和往常一樣,檔期之間的相聚總是匆匆:Hannibal劇組給大家放兩星期的假,Halt and Catch Fire可沒有。所以第二天早上,Lee又得動身去機場,回亞特蘭大。


交往三年,照說早該習慣這種情況了。可是每次小聚後分開,Lee抓起背包掛在肩上的時候,仍然免不了連帶鬱悶的心情一起帶上。他從來沒有像少男少女那樣在路上每隔一分鐘就給戀人發簡訊,但Richard是懂得的。


因為他也一樣。


所以今天Lee出門前,Richard把播放器裝好在Audible給他做的封套裡,偷偷塞進Lee的背包。計算著他的車子該開到三條街以外了,他才拿起手機,給對方發了個簡訊。


欸,打開你的背包看看。


他知道Lee馬上就會看到那個封套:貝殼粉紅的底色,鋪成心形的深紅色字。大小不一的字詞之間,他會看到接連兩個放大的「Anabel Lee」,很故意而且毫不符合一般設計的做法;他還會看到他的名字--偽裝成Anabel Lee的姓氏,也是放大了但又不至於太過顯眼,牢牢地嵌了在心形和「LOVE」四個字母的中間。「I love thee」「my life」「Yes!」也不過剛好在旁邊吧。


一分鐘,兩分鐘……快十分鐘過去了,但沒有收到Lee的回覆。


該不會在車上哭起來吧?Richard腦子裡出現了這個有點荒謬的畫面,同時又有點不安:他手機沒電?還是路上出了什麼狀況?


正打算再給對方發個訊息,公寓大門的鎖頭「噠」一聲扭開,Richard還沒反應過來,一個六呎五的高大身軀就跳上來把他緊緊抱住了。


「天啊,Rich,那個封套--別跟我說他們公開貼出來的也是同一個!」


Lee像過度興奮的小朋友,多虧兩人體重相當,不然他大概會把Richard抱起來轉兩個圈;抱夠了又捧住男友的臉,用力吻下去。


「什、什麼在哪裡貼出來?--Lee你怎麼回來了?」Richard被親得跕起了腳,好不容易Lee終於放開了他讓他們透個氣,但一時間魂還回不過來。


Lee平常就紅潤的臉頰此時像是抹了深幾個色號的胭脂。「那情詩的封套啊!跟他們官推上那個是一樣的?」


Richard終於弄懂了他的意思,浮現的笑容有幾分捉狹、幾分得意。「對,一模一樣的。」


出版社官推上貼的版面設計圖不算大,不仔細看並不會特別留意上面的文字編排。


要暗暗地在全世界面前示愛,豈能放過這個機會?


「噢,Richard。」勾住脖子又是一陣吻,由上到下,額頭臉頰嘴唇,又從下而上,鼻尖鼻樑眉心。「你這個浪漫又狡猾的老傢伙。」


Richard被吻得差不多整個人都融化了,但並沒有忘掉自己是個負責任的男朋友。「Lee,再不走你就趕不上飛機囉。」


「趕不及就坐下一班。」


Richard笑出聲來。「我可不想被你的經理人和導演追打啊。」


Lee嘆口氣,不情不願地放開戀人。


「好啦。那麼,遲些再見囉。」


「嗯。Love you。」附一個吻。


「 Love you too。」回一個吻,兩個三個四個。


「Lee你真的要遲到了。」


「知道啦吵死了。」


看著大門再度關上,Richard腦海裡不覺浮現Lee從背包拿出封套,細看幾秒就之後說聲「oh my god」然後用力拍司機肩膀,十萬火急地叫他倒回頭,最後跳下車狂奔上樓的樣子。


久久卡在熱戀期出不來的,絕對不只他一個呢。


現在就等Lee聽完播放器裡的錄音檔了。Richard在家悄悄錄好的東西也許不太適合在公眾場所聽--他大約已猜到Lee遲些必然要發過來的簡訊會是什麼內容(並肯定會附帶一串怒目紅臉的表情符號)。不過倒是很適合在他們下次見面的時候播放,好增添情趣。






註:

文中引用的《How do I love thee》中文節譯出自方平的譯作,《I carry your heart》用的是網上流傳最廣的譯本,但找不到譯者是誰,有誰知道的話煩請告知(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