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ichlee][情人節賀文] Our Cheesy Valentine

 

因為工作的關係,有時候他們無法共同度過某些重要日子,像是生日、或是週年紀念。幸而今年的情人節還不算太糟,他們雖不能從睜開眼的第一秒開始就一起過,但Lee中午就會從亞特蘭大飛回紐約,屬於情人的浪漫晚上依舊等著他們。


不過他們可不願白白浪費一個早上。他倆先前已經約好,今天早早起床,到同一個品牌的咖啡店去。


這家咖啡店最近才進駐美國,剛好在亞特蘭大和紐約都開了分店。無論是店面或糕點都是粉彩系的鵝黃淡綠粉紅,配上法式洛可可風的雕花桌椅和仿銀餐具,令人想起Sofia Coppola的《瑪麗安東妮》。平常無論是Richard還是Lee,都不會選擇這種裝潢俏麗的咖啡館,但今天是情人節,粉柔一下倒也無妨。


而且這家店在情人節還搞了特別的服務。


Richard頂著二月的寒風踏進店裡。週六的大清早,店裡幾乎沒人,但他還是找了個最角落的座位,才剛坐下就迫不及待打電話。


「哈囉!到了嗎?」


Lee差不多馬上就接聽了,渾厚的聲音非常有神氣,那張紅彤彤的臉上想必掛著Richard最想念的粲笑吧。


「剛到。你說要喝什麼?」


「杏仁甜酒咖啡。吃的你挑。」


於是他們各自點了一份玫瑰蘋果蛋糕、兩個馬卡龍(伯爵茶和薰衣草口味)、一杯咖啡。情人節是一早就吃甜食的日子。


當然也是說情話和送禮物的日子。「賣了幾部電腦啊」「殺了幾個病人啊」「睡了誰的老公啊」「人肉油炸還是慢烤啊」都不是典型的情話,但禮物倒是不避傳統--準確點說,是不怕老土。


「噢!」Lee在電話另一邊驟然中止了人肉烹調法的話題。「你的禮物到了--唷,好大的盒子。」


按要求預先準備好禮物、在指定時間為客人送上,是這家咖啡店的情人節特別服務。


「來打開來打開。」關於送禮這件事,對方的反應永遠是Richard最喜歡的部分。


電話沉默了幾秒,然後(不出Richard意料)爆開了一串笑聲。


「……Richard,你--」笑笑笑。「--你竟然送我絨毛娃娃?!而且……」


而且不是一般的絨毛娃娃。這對小羊玩偶放在咖啡店準備的玫瑰花圓盒裡,玩偶本身雖是現買的,但身上的裝飾都由Richard親手打點。其中一隻打了領帶,還夾了個銀色的迷你領帶夾;另一隻穿著格子襯衫,還長著小指頭般粗的眉毛--是Richard剪下兩小塊絨布貼上去的。


「去北京的時候聽他們說今年是羊年,你也肖羊。」


「……不公平,為什麼我是比較胖的那隻!」Lee的聲音化成了一個嘟著嘴的表情符號。


「不是比較胖,是比較大--這是有區別的。」Richard用他講述托爾金文學思想的語氣回答。「戳它肚子還會吃吃笑,和真人一樣。」


「好了,你搞砸了!我不回紐約了!」笑成那樣說出來的這句話,毫無說服力。本人的笑聲之上還疊著另一重笑,看來有人已經在玩戳小羊肚子的遊戲了呢。


「你不回來的話會錯過很多東西喔--唷。」店員笑盈盈地奉上一個同樣印著咖啡店標誌的方型盒子,說聲「先生,情人節快樂」,又體貼地退下。「你的禮物也到了。」


「喔……」剛才笑成一團的人聲音突然害羞起來。「嗯,你就打開看看吧……或者你想回家才打開也可以……或者上車之後……」


這種扭捏的反應自然令Richard更加好奇。「那麼我現在就打開囉。」


「好、好啊--哎唷!」那一頭又響起了咭咭咭的機械笑聲。「抱歉,不小心戳到玩偶。」


Lee在電話那一端肯定掩起了臉。


英國人一面笑著幻想對方的模樣,一面打開了盒子。


呃嗯,好像有點平淡。就是花店常見的盒裝花,有鬱金香有繡球有小雛菊,非常精緻漂亮,但就是--很常見。


正想著「應該還有乾坤的吧?」的時候,盒子裡某一處果然就流出輕悄的音樂聲,溫柔的,提琴加風笛,凱爾特風格。


奏了一小段之後,那每次都令他心裡忽地暖透的聲音響起來了:


我怎麼能夠把你來比作夏天?

你不獨比它可愛也比它溫婉:

狂風把五月寵愛的嫩蕊作踐,

夏天出賃的期限又未免太短……


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第十八首,Richard非常熟悉。


天上的眼睛有時照得太酷烈,

它那炳耀的金顏又常遭掩蔽:

被機緣或無常的天道所摧折,

沒有芳豔不終於凋殘或銷毀……


不熟悉的是由Lee來唸的感覺。Lee從來沒有接過有聲書、配音或廣播劇之類的工作,Richard不知道是碰巧沒人找他還是他沒有興趣,無論哪樣都挺可惜的。


Lee的聲音那麼美。


但是你的長夏永遠不會凋落,

也不會損失你這皎潔的紅芳,

或死神誇口你在他影裡漂泊,

當你在不朽的詩裡與時同長。


一般錄製莎翁的有聲作品都會找英國演員--Richard自己幾天前才替一家網絡有聲出版社唸了幾首。Lee不是在演出,所以也沒有特意用英音,就這樣用自己原本的口音唸了。


只要一天有人類,或人有眼睛,

這詩將長存,並且賜給你生命。


Richard眼眶竟然有些濕潤了;這是他一個人專屬的有聲讀物。


「Richard?」電話那一頭的人開腔了。他才發現自己靜默良久。


……你覺得怎樣?還可以嗎?」咬字有點含糊,是在啃指頭?


「Lee--」Richard深深吸一口氣。「我真想馬上飛去亞特蘭大。」


「呃?幹嘛?」


「去狠狠的吻你,然後一起上飛機,再繼續狠狠的吻你。」


那爽朗的笑聲又通過手機傳到他耳邊。「你這是在告訴我你很感動嗎?」


Richard摸到了盒子裡的播放裝置,拔出插在上面的行動硬碟。他要把錄音檔灌到手機裡,Lee回來之前聽它三百次。


「今晚你就知道。」他用自知最性感的聲音回答。


畢竟花和羊、詩和蛋糕這些甜得老老土土的玩意兒,都只是前奏而已。




註:

文中的莎士比亞十四行詩是第十八首,借用的是梁宗岱的譯作,原文如下: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e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e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