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哈比人同人.RPS] 密碼

 

記憶是奇妙的匣子。有時候你以為早已遺忘的--某人做過的一件事,書裡讀過的一句話,路上偶爾看到的一張臉--會突然因為某個契機,像小精靈一樣躍動起來,推開匣鎖,翻動你的思潮。


就像這個晚上。


他們在Evangeline坐落海邊的家裡。Lee第二天就要暫時離開紐西蘭,回美國出席另一部電影的活動和參加其他拍攝工作,這一別至少是三個月。所以大家說,要給他開個小小的餞行會。


到底是因為飯廳裡播放的輕柔音樂很有點懷舊風,還是因為Evangeline穿了條紅裙子,反正Richard就是想起了多年前某一天,他在一家義大利餐廳裡聽過的一首歌。


略憂傷的旋律,漫不經心的女聲,間插幽幽的男聲說白。


他一聽就愛上了。不是英文歌,聽不懂歌詞,去問老闆,後來繫著紅圍裙的老闆娘替他把西義兩語夾雜的歌詞抄出來,還貼心地翻成了英文。


如今對歌詞的大部份印象已經模糊,只記得是惆悵的,關於無法互相理解的愛。但有那麼幾句,被小精靈的手拂去了覆蓋其上的歲月塵灰,驟然變得明晰起來。



你是一句情話,起始之後便綿綿無盡



眾人吃喝談笑之間,Richard尖銳地發現自己完全沒有準備好。


沒有準備好面對三個月沒有那個美國人的日子。


這個認知著實令他吃了一驚;他已經接近三年沒有投入過認真的戀愛了,這兩個月來和Lee建立起的那種熱絡,他一直有意識地讓它保持在友誼和愛情之間那片穩妥又令人不安的地帶。他們聊天,玩笑,一起去吃飯看電影遠足。


都是一般朋友會做的事。


除了時不時的眼神交會,不小心靠得太近時貪戀地呼吸對方氣息時的偷偷摸摸,那些想說又壓下去的話。


並假裝精靈王天天和矮人們擠一桌吃午餐是最自然不過的事。



你是我的昨天,我的今天,我的永遠,我的悵念



有一次Lee問他:你有沒有試過胡思亂想、無中生有,把荒地看成玫瑰園?


Richard記得自己當時假意聽不懂這話的含意,以他面對媒體時最擅長的遊花園方式,兜兜轉轉地說了一堆不著邊際的話。只是Lee不是記者,Richard也無法裝作看不到對方眼中浮起的失落。


之後,他們如常一起吃飯聊天去玩。Richard鬆了口氣,但一切只不過又回到那個安全得令人鬱悶的灰色地帶,讓他不去想到底什麼時候開始,在精靈們忙於拍戲的日子裡,他寧可躲在租來的小房子看一整天對方的劇集電影,也不和矮人們出去兜風。


Graham取笑他,說他自閉兼難搞。殊不知另一個美國人只要一通電話,他就會馬上抓起背包,什麼也不管地衝出去。



你眼中的明月驟然無光,窗外蟲鳴不絕



他終於懂得了。不是音樂也不是紅裙子,觸動歌詞記憶的是Lee。


那深陷愛戀的心情。


在Evangeline以淡雅森林風裝潢的飯廳裡,他和Lee之間相隔了六個人,他們四目交投的次數大約是三百六十四次。


到了第三百六十五次,他再也忍不下去了。


就像是香檳瓶被搖晃得太厲害,非要迸出來不可了,一秒都不能等。


「Lee,我得告訴你,我愛死你在《The Fall》的演出了。」


他聽見自己這樣說。



你像一陣風,帶來了小提琴的音韻和玫瑰的馥郁



他們原本在聊什麼?寵物?小孩?還是旅行?總之和電影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突然冒出這麼一句,無疑非常突兀。


得感謝Evangeline誇張幾乎要用大寫兼粗體打印出來的反應,打破了那兩秒鐘大家不知所措的沉默:「天啊!Lee你竟然是《The Fall》的男主角?那可是我最愛的電影耶!我竟然沒認出你來!太不可置信了!」


大家開始七嘴八舌地問起Lee關於那部電影的事。Lee一一回答,同時目光飄向Richard,整晚臉上一直略為拘謹的笑容,頓時漾開了。


愛情就是那麼回事吧?突然讓你體察力超群,在看似最平平無奇的事物裡,找到對方千層萬裹地為你送上的戀愛密碼。


所以Lee接收到了Richard拐三百個彎說的「我愛你」。


Richard端起桌上的酒杯,以幾乎難以察覺的微小動作向Lee做了個祝酒的姿勢。



假如你不曾存在,我只能虛構一個你去愛



他已經決定明天犧牲睡懶覺的時間,陪Lee去機場。


車程少說得兩小時。也許還不夠他把要說的都說出來。


但他會告訴Lee:


讓我用一輩子的時間告訴你,好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