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ichlee] [HCF/ITS同人] Never Let Go

他把眼前的男人摁在牆上。


「Joe--」


男人警戒的目光和語氣只令他笑得更開。Gary就像個警報器,不管什麼動靜,總要先響起來,嚇自己一跳再說。但只要開了個頭、略加引導,他就會以意想不到的熱絡方式回應。


親熱的時候也一樣。


所以Joe沒有理會對方出於習慣的推阻,湊前著力地吻下去,手也從男人結實的肩膀滑下,隔著襯衣布料在胸口撫娑。


Gary抽了口氣,顫慄了一下。Joe常常疑惑這些年他是不是都過著禁慾的日子,為什麼像個情竇初開的小伙子般,連對最輕微的挑逗都那麼敏感?


一、二、三……他彈開對方襯衣的鈕扣,探進腰間,身體也很順勢的覆了上去。


「Joe,這裡是書房……」


Gary的內置警報器電量已空,抵抗的語調毫無說服力。


「所以呢?」


Joe從來沒有告訴他,自己在辦公室、公司地下室、酒吧儲物室和富婆的藏酒室都幹過。他故意擺動腰肢,讓他們的下身磨擦。


Gary本來想說的話都化成了呻吟,一手不由自主地把Joe扣緊,另一手開始拉扯對方的襯衫,嘴上也反守為攻,發了狠似地回吻。


正是Joe想要的反應。


他放慢了動作,因為他知道接下來就算他裝死一動一不動,Gary也會替他們完成前戲該做的每一件事。


只要雨開始下,就一定會捲起暴風--這就是他會愛上Gary的原因嗎?


他想起Simon,想起Cameron。他愛過的這兩個人,和Gary是多麼不同。他們是黯夜裡最亮的星,在宇宙悠然轉動、牽引眾星,終有一天,他們會牽出一整個銀河系,讓每個角落都看到他們的粲然放光。


曾經,他痴戀於這樣的目眩神迷。


但Gary呢?這個中年男人,無論從哪個角度看起來,外表以至日常言行都和青春片裡沒有絲毫丰采可言的刻板老爸無異(這和英俊與否無關--Gary是英俊的,Joe默默地承認這一點)。


看似沒有一點星光的,黯灰系的人。藏壓著一身風暴的人。


Joe又想起了那個毫無預警的早上。


***********************************************************


旋風像發飆的龍,所到之處,無所不摧。


Joe見過風暴,在德州的時候他還在狂風暴雨中為Gordon的兩個小女兒表演了一番「擊退風暴」的「魔法」,但從來沒有遇過這種世界末日一般的災難。


這次來到俄克拉荷馬州Silverton的這家學校,不過是為了替一家小電腦公司推廣適合校園用的新產品。但結果在一片倉皇之中,他替剛認識不到一小時、急於找兒子的副校長當上了司機,在地獄般的天氣裡以瘋狂的高速飆車;不遠處,龍捲風總像巨大的鬼魅一般,時時脅迫著要把他們吞噬。


衝撞,尋覓,逃竄,眼睜睜看著同行的電視台攝影師一身烈焰被捲上半空--都像一場混亂得沒完沒了的噩夢。日後回想起來,當天很多事情Joe都記不太清了:逃進教堂的路上,他的胸口被狂風吹起的硬物撞個正著,痛得他頭腦一片渾沌(送醫院之後才知道是肋骨裂了),之後的奔逃過程中,大部份時候都是被半拖半拽著的,眼前一陣黑一陣白。


但有一件事他記得。


後來他們一行人逃到下水道。看似安全穩妥的地方在旋風的肆虐下原來也很脆弱,蓋板眼看就要被吹掉。


「大家找個可以抓緊的東西!」


副校長如此喊道。孩子們抓牢了梯子,氣象專家抱住牆邊的扶攔;Joe想要抓住什麼,但他僅餘的力氣在胸口一陣陣被撕裂似的劇痛中消殆了。


風的呼嘯愈來愈兇殘,蓋板被吹得呯呯悶響,一下下像喪鐘之聲。他也許會被吹撞到牆上,甚至給捲出去,然後就像童年的那一天,從半空摔下去--只是這次不會像當時那樣活下來了……


「撐住。」


突然有人從後把他半架起來,將他的手臂勾在扶欄上--動這兩下,肋骨的傷處痛得他差點直接暈過去。


「我、使不出力。」他好不容易擠出這麼一句,聲音在風聲中微弱得幾乎聽不見。


「有我。你讓自己醒著就好,可以嗎?」


身後,副校長有力的胳臂扣緊他的腰,另一手穩住他搭在扶欄上的手臂。幾乎是同一時候,蓋板被風掀走,下水道立時像是穿越進了地獄,他們被暴風撞擊著,不管雙手牢牢抓住的是什麼,都好像隨時會被摧毀。


Joe緊閉雙眼,強迫自己以意志力抗住胸口的痛感,抗住風,抗住恐懼。他的腦海中又浮起二十多年前的那個繁星密佈的晚上:他正笑著逐個唸出星宿的名字,牽著他的那隻手驀地放開,他腳下一滑……


然而現在扣緊他的那雙手沒有鬆開。「撐住」,那人又說了。只是兩個字而已,但Joe在飄浮的意識中突然覺得安心。生命中有過他放開的人,也有過放開他的人--每一次放開,心痛的感覺更甚於斷掉一兩根肋骨。


可是身後的這個人一直緊緊抱住他,直至風暴終於遠去,直至他在他懷裡失去知覺。


***********************************************************


Joe忍不住伸手輕撫對方的臉頰。


Gary剛剛把Joe壓倒在書桌上。換作平常,Joe此時會揪住他的衣領往下拉,來一番熱烈的吻;所以這激情之中意外冒出來的溫柔--還有Joe目光流露出的幾分異樣,令Gary有點不知所措。


「怎麼了?」語氣透著些許擔心。


無論再怎麼熾烈的愛,我愛你三個字向來都不是Joe能夠輕鬆宣之於口的。所以他坐起來,把這個看似沒有絲毫丰采的刻板老爸型的男人擁住。


「--Joe?」


「沒什麼。」


只不過是,他依戀這種不放開也不被放開的感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