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哈比人同人] 碎裂

這是一場龐大而簡樸的葬禮,沒有行禮的大殿、沒有正規的禮樂,只有河谷城外的天地蒼茫,精靈清唱著輓歌,音符化成飄雪,默然落在逝者長眠的土地上。



有人類、有精靈,都為戰爭付出了靈魂。他們沒有墓碑,終有一天他們的名字會被輕輕遺忘;但此時此刻,中土正在為他們低泣。


當歌聲漸歇,一株盛開的白蘭花遞到巴德面前。


獻花,向亡靈致意的最後一個儀式。


巴德不知道精靈在這片荒寒之地到底是如何弄來了蘭花,也許是人類有所不知的某種魔法吧。


他接過花,抬頭,對上面前一身素袍的精靈王。瑟蘭督伊手上也拿著一株蘭,臉上沒有表情,只對他略微頷首。


巴德會意,與精靈王並肩上前,為這片新掩的群墳祭上鮮花。


雪珠落下,花瓣微微顫動。冬與春,死與生,蒼涼與纖麗,毫不相干又互相交織,匯和成葬禮最後一個沉靜的休止符。


身後,人群之中開始傳出低泣和祈禱之聲,他的孩子們上前擁住他。身旁的瑟蘭督伊寂然不動,目光似是停駐在遠方。


密林王子出行了,這巴德有聽說。


那張漠然的臉是否只是一種掩飾?


*********************************************************


哀傷是頭怪物,長著許多隻手,不停把人往下拉,往下拉。


葬禮之後,瑟蘭督伊獨自徘徊於河谷城郊,又感受到這股誘惑的力量。


萬年來,多少因鬱卒而疲憊不堪的精靈屈服於這股力量,順從地躺下,閉上眼睛、陷入深眠,從此一睡不起。


曾經有幾回,瑟蘭督伊也差點情願地走入這樣的命運。


一次是父王戰死,一次是愛妻亡故,還有某幾場特別慘烈的戰事之後。


但他每次都抵住了誘惑,因為他還有要照顧要關愛的人,他的肩上背負著國王的責任。


他在一棵枯樹前停了下來,輕撫那早已了無生氣的粗糙樹幹。怪物的手又拉扯他了:地上盤纏的樹根似乎是相當不錯的靠枕。


他定定站著,握緊拳頭。


「My lord!」


背後突然一聲呼喚。


*********************************************************


巴德一心只想找到瑟蘭督伊,卻沒有想好要說什麼。所以當對方轉過身,他只能愣在那裡。


精靈王也沒有說話,神色也仍舊淡淡的,只是在飄舞著碎雪的灰色天空映襯下顯得有些蒼白。


因為精靈長生不老、容顏永遠年輕,不了解他們的人類總愛為孩子們編謅故事,把精靈說成沒有煩惱、不受疾苦的族群,但和世界上大多數事物一樣,現實和想像往往有很大距離。


就像眼前的精靈王;一個精雕細琢的寶盒,只要鎖頭不打開,你永遠不知道裡面裝的那顆古老的珍珠可能已經分解成數不清的碎片。


這是無法補救的,但也許,也許可以試著解鎖,再放進一顆珍珠,溫潤瑩亮的。


早在戰爭前巴德就知道,他願意當那個放珍珠的人。


「你不回去嗎?天快黑了。」


他們沉默相對了一會,瑟蘭督伊輕飄飄說了一句,就回轉過身,似是打算走開。


巴德一個箭步上前拉住了精靈王的手--這個動作把他自己也嚇了一跳。


但他說出心裡那句話的時候一點也沒有怯意。


「讓我陪你走一段路,好嗎?」


瑟蘭督伊驀地回頭,這時巴德看見了:那淡漠的面具碎裂成許多他不曾在密林王國臉上見過的感情--似悲似喜,似觸動似悵惘,似感激似驚愕。清藍的眼睛蒙上的水氣漸濃,凝聚成始終不曾掉下來的淚水。


然後,精靈王的手腕轉動,讓他們掌心相貼、十指相纏。


「以後、不必再叫我『my lord』了。」




回去的路上,他們的手始終沒有放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