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35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Richlee] 距離

 

又經過一晚三個半小時的情緒激昂、聲嘶力竭,Richard喉嚨乾澀,心神疲憊,腦子裡好像給塞了一團雲。



在遠離約翰內斯堡市區的荒草叢生之地,Lee頂著烈日拍了一整天竄逃惡鬥的戲,全身骨頭像是要散掉了。


於是今晚,他們以同樣的姿勢伏臥在各自的床上,手臂壓在枕下;打開的電腦放在枕邊,所看到的視訊畫面,都是對方一邊臉頰貼在枕上的樣子:Richard依舊留著舞台劇需要的鬍子,Lee早上刮淨的下巴則現出淺淺的陰影。


兩人電腦右下角顯示的時間相差了一個小時,正是最不擾人生理時鐘的舒服的時差。


「……拍到一半,突然不知哪裡跑出來一頭羊。」Richard的嗓子要休息,所以主要是Lee負責説話。「趕走了又回來,一直霸住主鏡頭的畫面。我就説,不如索性添個情節,把羊也寫進去吧,看來牠討不到角色就誓不甘休哩。是說啊,看著牠我突然就想起新西蘭的日子了,記得我們去遠足時碰到的羊群嗎?……」


新西蘭,魔幻般的國度,與生命中的最愛相遇相識相知的地方。他當然沒有忘記那些羊群,那蔚藍的天色、舒卷的雲、颳在臉上噗噗作響的山風、讓遊人停歇過夜的巧緻木屋,還有木屋裡他們一次次有意無意的互相觸碰,多少回悄悄湊近又縮回來,直到某天終於再也沒忍住的第一個吻……Richard在近期一次訪問裡說新西蘭是浪漫的國家,聽得懂的人自然會懂。


「……你知道我們現在像什麼嗎?」


Richard稍一走神,Lee已經又換了話題。


「……嗯?像兩個好不容易等到老爸老媽睡著、準備色情網聊的小鬼頭?」


「恭喜你又想到那邊去了。」Lee翻了個白眼但沒忍住笑。「我是想說,我們好像Pushing Daisies裡的Ned和Chuck呢,躺在床上互相看著,但不能靠近,不能觸碰……」


他的指尖在屏幕上Richard嘴唇的位置點抹了一下。「摸在屏上和隔著保鮮膜好像也沒什麼分別呀。」


Lee軟軟的聲音沉澱著睡意,聽起來份外孩氣,彷彿在撒嬌。但Richard知道,Lee是真的想他。


正如他也想他。每一個分隔異地的日子。


--我永遠不會和別的演員約會,我覺得很難。這個職業壓力很大,而且總是把人往不同的方向拉扯。


就在認識Lee的前一年,Richard在一次訪問中如是說。


也許他當時還沒有真正了解愛--超越職業、超越距離、超越思念之苦的愛。


第一次牽起了手,就再也不會放開的愛。


所以他不後悔。


「舞台劇快結束了。」Richard也伸手,輕撫屏幕上Lee臉頰的位置。「就只剩幾天。」


「嗯。」Lee微笑,有點寂寞、有點疲倦、但又滿懷期待的微笑。


兩年來,無論相隔多遠、分離多久,他們之間的距離和時差始終會消失。


幾天後也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