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96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Richlee] The Fall...into Love(3/4)

 

Richard有些擔心。


拍攝工作依然如常進行,但Roy的狀態好像不太好。喔不,不是指他的演技;無論什麼時候什麼情況,他的演出都無可挑剔。但戲下,最初那個常常面帶微笑、跟工作人員閒聊調侃的大男孩不見了。這些天的拍戲空隙,,很多時候Roy就是半躺在他的病床上,低垂的目光落在被單那一片空白之上,沒有表情,也不大說話。


入行多年,一些演員因為入戲太深造成精神困擾的事,Richard也時有所聞,而戲裡的「Roy」絕不是令人愉快的角色。


他也不理解為什麼導演硬要把Roy的住處安排在城的另一邊,和大伙兒聚居的地方相隔了45分鐘車程。他為此問過Tarsem,但得到的回答是含含糊糊的「這樣比較方便」。他也向Roy提出過週末去探望他,可是Roy卻略顯慌張地連說不用,追問他原因,回答也很莫名:「都是為了這部戲。」


他猜想導演是希望製造一個孤立的空間,讓Roy更加投入角色;而Roy顯然也同意了。如果真的是這樣,也算是為藝術付出的一種吧,但終究未免有些殘忍。


Richard這樣想著想著就不自覺地皺起眉頭。當他瞥見Roy在自以為沒人注意的時候悄悄擦了擦眼睛,就再也忍不住了。


「欸。」午休時他回到了病房,坐在Roy的床沿。「還好嗎?」


Roy抬起頭,眼神有點失焦,嘴角的笑容也牽得很疲憊:「嗯。」


「『嗯』是什麼意思呢。」Richard挪近了些。「有什麼事的話可以說出來喔。」


短短一剎那間,Roy的眼中有一種難以名狀的情緒,但很快又低下頭去。「沒什麼,真的。」


Richard也不是那麼好打發。「是拍戲的事?還是住處的問題?有什麼需要的話,我可以請Tarsem跟你談談……」


「Richard……」Roy搖了搖頭,笑了起來;這次終於像是從心裡笑出來的了。「好吧,不能說是『沒什麼』,可是我現在不能說出來。」


Richard嘆了口氣。「我不知道你們在搞什麼那麼神秘……只是希望我也能夠幫上忙。」


「你是可以幫個忙……如果你不介意的話。」Roy垂著眼瞼,透過扇般的睫毛落在Richard身上的目光有一點腼腆。


「當然不介意啊!如果--」


話還沒說完,Richard就被擁抱住了。他整個人停擺了好幾秒,才想起應該要呼吸,應該要回抱。他此刻本應是一棵穩紥的樹,防止一個人被流水沖走;但滿懷的溫暖令他心跳失控,腦子空空的,只感覺到對方柔軟的鬈髮在他頰上摩娑,以及胸腔平穩的起伏。


Roy輕輕把他推開的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好像把對方摟太緊,想要道歉卻不知該怎麼說,因為說實話他心裡並沒有歉意。不過這似乎無關緊要,因為Roy看起來也沒有怪嗔的意思。方才他眼中的落寞雖然還沒有完全褪去,但勾起的微笑比剛剛真切多了:「謝謝你。」


雖然分開了,不過Roy並沒有過份拉開他倆彼此的距離,鼻尖之間只隔了一層薄薄的空氣。眼看Richard的心臟又要撞上肋骨了,但有人沒給他時間做反應。


「你們在玩抱抱遊戲嗎?我也要!」小女孩清朗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她是什麼時候進來的?--然後他們就隨著床褥在她跳上來的剎那狠狠地顛簸了兩下,接下來的一秒鐘兩個大人都措手不及:Catinca張開小手臂,一左一右把兩人的脖子一摟,他們的臉就貼在一起了。


嘴唇也是。


小女孩玩完了她的抱抱遊戲,抬頭剛好看到窗外:「喲,他們在放風箏!」說罷就咭咭咭地笑著跳下床跑去追尋她的新玩意了,留下他們兩個在發呆。


雖然Richard早在腦子裡預演過無數次,但這個無緣無故地實現了的第一吻跟他所有的想像都不一樣,於是他像個忘了詞的演員,愣在那裡等待對方搭救。


Roy避開他的目光,咬住嘴唇但嘴角不住地往上牽,靜默了好一會終於輕聲開口:


「Catinca她好像什麼都不知道,但又什麼都懂。」


Richard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聽懂他的意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