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3376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Richlee.RPS] 小短篇.對戲

 

「小時候,媽媽喜歡帶我爬屋頂,看星星。」


眉頭皺了起來,五官如精心計算過比例的雕塑般的臉上,眉心的垂針紋像藝術家無意識地多劃了一刀,深深陷了下去。


「她很放縱,什麼藥都嗑。有一次她嗑了藥還在嗨,突然放開了我的手。」


聲音突然低了半度,彷彿是想掩飾話語中情不自禁的顫抖。


「我從三層樓高的地方摔下來,正好跌落在圍欄上。」


眼瞼低垂,長睫毛在臉頰的紅暈之上投下扇樣的影子。


「我躺了兩年醫院。」


抬頭,眼中的淚水反映著燈光,瑩瑩的彷彿已承載不住太沉重的痛苦,眼看就要滑落。


一種異樣的感覺在心中浮起,溫柔而躁動不安。Richard俯身,雙手捧住對方的臉,先是在唇上印一個吻;被他掌心覆護著的人略略羞縮,但Richard穩住他,一下再一下,愈吻愈深。


。。。

。。。

。。。


「Rich--」


Lee抓住Richard的手腕,在停不下的接吻之間好不容易找了個說話的空隙。


「嗯?」


Richard只在喉嚨裡應了一聲,嘴上的動作沒停下來,手也從對方的臉頰一路滑到衣領,彈開了兩顆鈕扣,指尖在鎖骨和胸口之間游移。Lee的手還沒有放開Richard的手腕,但他好像已經忘記本來的用意是為了制止對方。


「你--不是--應該--呃,讓我把--剩下那句--對白,說完嗎。」


英國人的手沿著胸口一路向下,或重或輕地摩娑。Lee的話被自己的抽氣斷成一截一截,附身的Joe Macmillan早就不見了。


「還有對白嗎。」


與劇本內容無關的動作依然繼續,轉而進攻腰下的位置。


「有啊--我還要說--這--這真好--」


「我也覺得挺好。」


「不是這樣!--我是說--Joe要講--真好--」


拉鍊拉下的聲音。對白什麼的,暫時沒人再提起。


。。。

。。。

。。。


「還說要幫我對戲呢。」


「可以來對開場的那一幕呀。不是裸體上陣的床戲嗎,現在挺合適的--喔等等,你是和女主角做到一半的時候開始講話的吧,那我們得再來一次耶。」


「去你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