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96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Richlee] [HCF/Spooks同人] 權力遊戲

「平庸和自以為是,是企業滅亡的兩個導火索。而你兩樣都有。」



男人不禁又把目光投向餐桌對面這位陌生的賓客。他自問也有相當的閱歷,但在女人身邊的這一年,他見識了形形色色意想不到的諂媚技巧,只能用嘆為觀止來形容;從來沒有人用哪怕最婉轉的語氣拒絕她的要求。但今晚他們的這位客人像憑空掉下來的炸彈,碎片一塊塊毫不留情地朝女人兜頭兜臉砸過去。


男人很懂得控制表情,他只在心裡暗暗發笑,但不免用了點力氣才收回目光。多可惜啊,他現在只不過是富婆的花瓶丈夫,連眼睛都要乖乖管好,不然真想好好把對方端詳一番。那副毫無掩飾地想用眼刀和嘲諷的話語刺死一切的臉,看著挺有意思。


當然他也長得非常好看,但那是另一回事了。


只是這客人有上司,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燈。不過愣了半刻,女人就換上笑盈盈的面具,和那位努力湊趣的上司定下了口頭協議。


「瞧,Joseph,這沒什麼難的。」


女人高貴輕柔的聲線像弓弦一樣彈在對方臉上。Joe別過頭,緊緊擰了一下餐巾。


喔,室內的空氣快要自體燃燒了。


男人想起了身為花瓶丈夫的責任,煞是若無其事地微笑著站起來:「我再去拿點酒來。」


「來點白蘭地,我們要慶祝。」女人宣告了勝利。


離開飯廳的時候,男人瞥見Joe狠狠地灌了口酒。


神情像一頭不惜斷腿也要掙脫捕器的獸。



*******


男人的手在書房茶几上的酒瓶之間猶豫不定。他對酒類有基本認識,但白蘭地對他來說就跟電腦程式碼一般,全部看起來都一樣。正思忖著要不要隨便拿一瓶就好,身後突然響起開門的聲音。


轉身一看,是那頭獸進來了,雙手插在褲袋裡,還透了兩口大氣,似乎有點緊張。


他進來做什麼?又在緊張什麼呢?


男人心裡本能地閃起了黃色警號燈--直覺告訴他還不到亮紅燈的程度--但決定暫時用閒話家常的態度相待:「我對白蘭地完全一頭霧水。」


淡淡地說完就又背過身去,繼續挑他的酒。


酒瓶之間晃動著淺灰色的影子,他感受到對方從身後慢慢趨近。


警號燈瞬間變成了紅色,一閃一閃。但男人預感這種危險並不是需要立即出手對付的類型,所以仍舊安靜地,等待。


等到的是身後一團溫熱的氣息;對方伸手覆在他的手背上。


獸的出擊。


纖長的手指在男人手背上彈撫,然後開始往上游動,沿著手臂攀上肩膀,繼而大膽地鑽進他的衣領,撫弄他的鎖骨。


男人紋風不動;他的一半心思放縱地享受這個英俊男子的挑逗,另一半思路卻已經飛快運轉:富婆、資金、搖搖欲倒的公司、幾近瘋狂的創新電腦專案、控制權……


--棋子,他把我當棋子。玩弄女人的丈夫,讓她知難而退,免得她擺弄他視之如生命的電腦專案。


Joe的手攀上他的脖子,姿勢像是捕住了獵物的吸血鬼。男人順著對方使力的方向扭過頭來,已經猜想到下一步的動作。


所以Joe吻下來的時候,他並沒有驚訝。


男人略覺意外的是這一吻的力度:與其說是吻,倒不如說是撞擊、進攻,甚至有一點點荒謬的悲壯感。所以他是這樣的人嗎?要麼不做,要做就別去顧忌前面是火坑還是懸崖,縱身一跳就是了,沒有半吊子不慍不火半死不活。


男人很樂意地被悍烈地吻著,但當對方重心轉移、一手扳住他的腰想要使力,男人認為應該還以顏色了。


扼腕、抱腰、勾腿、轉身反推,一連串動作迅速簡潔俐落,那頭獸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被壓在棋桌上。


棋子散落一地。


還真容易呀,男人嘴角忍不住上揚:性情像一團火又怎樣,長得比他高又怎樣?原來手無縛雞之力。


被壓在桌上的人睜大眼睛,濃密的長睫毛一抖一抖,胸口大大地起伏著,急促的脈搏經由被扼著的手腕傳送到男人指尖的感官。


Joe Macmillan害怕了。


男人嘴上的笑意更深了。這一年來為了執行軍情五處的任務,Lucas North化名接近這個女人,除了竊取情報之外,只能過著時時用心、處處討好的生活,絕非枯燥兩字可以形容。眼看半分鐘前還是氣燄逼人的男子現在除了目露恐惶之外什麼都做不了,Lucas覺得有趣透了。


「想不到富婆的小白臉也會兩招吧。」他彎下身,幾乎要湊到對方唇上;剛才肆意強吻人家的Joe此時卻抽了口氣,慌張地別過臉。但Lucas並沒有以吻回吻的意思:「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要做什麼。像你這種人,自大、自私、不顧一切、毫無禮貌的生意佬……」


他故意加重扼住對方手腕的力道,引得Joe了無氣勢地哼了一聲。


「你以為上了我就能搞砸你老闆的協議,對吧?」


Joe掙扎了一下,可惜連小腿都被對方的膝蓋牢牢抵住了。


「--你想的沒錯。」


欸?Joe猛然扭回頭,眼中的倉皇轉化為詫異。


Lucas聳聳肩:「富婆不能忍的東西有很多,老公出軌排名前三,出軌對象是男是女都一樣。所以你的方法--撇除對他人可能造成的情感傷害--單純以效果來說應該會很成功。」


他終於鬆手,但完全放開對方之前沒忘記著力推了一把,Joe的後腦杓悶悶地在檀木棋桌上撞了一下。


Joe皺著眉,動作有點笨拙地站起身,整理了下衣襟,清清喉嚨。


「那麼--談個交易如何?」


這人恢復得挺快的--Lucas注視著他,饒有興味地發現:僅僅幾秒鐘之內,Joe內裡的那團火似乎又慢慢燃起來了。


「我沒什麼東西可以交易。錢都是富婆的。」


「就算你有,我也不可能要你的錢。」生意人的笑容掛了起來。「你幫我演場戲,讓富婆發現我們搞過。」


臥底特工挑了挑眉。「你說是交易,那我有什麼好處?」


「You can take me。」


書房的空氣凝固了幾秒。


Lucas吸口氣,穩一穩心跳。「你為什麼會以為--」


「因為無論你為了什麼目的選擇在這裡--」Joe的目光很銳利。那一刻,Lucas意識到對方某程度上看穿了他。「--你的生活很枯燥。而且……」


Joe的指尖又滑進了他的衣領,在他的喉結上下游走。


「……你並沒有不喜歡我。對吧?」


Lucas其中一個偽裝漂亮地破滅。當然,他自己也有責任:餐桌上的偷偷注視很可能被發現了,還有先前接吻時明顯的愉悅反應……


「再說……」Joe沒有再講下去,而是趨前給了他一個比剛才更灼熱的長吻。


--再說我也挺喜歡你的。


這句話果然還是說不出口呢。於是他用舌上的動作代替了言語。


Fuck it,Lucas忘情地雙手捧住對方的臉頰,渾身都熱了起來:Joe說的沒錯,一點都沒錯,無論關於他的生活,還是他無意洩露了的心思。


所以,成交。


Lucas再次感覺到對方兩臂使力,這次他很順從地被推到棋桌邊。抬眼,只見Joe雙唇微啟,目光迷漫地脫去了外套。


這個傍晚著實有意思。




註:

(1)「You can take me」=「你可以上我」

想不到如何用比較文雅又簡潔的中文表達(?),所以用了英文XDrz

(2) 動圖從湯上抓的,沒記下來源orz 萬一不小心用了誰的圖請告訴我,我刪掉(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