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3376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Richlee][AU] 導修課

室內一整面牆就是書架,堆滿其上的書籍像肆意生長的植物,從地面一路延伸到天花板,新的舊的,橫的豎的。正對著的另一面牆是壁爐,自從大學校舍安裝了中央空調系統之後就再也沒有生過火,近百年來安靜地充當優雅古老的裝飾。靠窗有張高大舒適的軟皮椅,前方的桌子上凌亂地堆著書本、文件和學生交來的論文作業。兩旁擺了一張沙發、兩張布椅,是給來上導修課的學生坐的。


今天下午,學生只有一個:這是為英國文學三年級生準備畢業論文而開的個別導修。教授一如他所習慣的那樣,為到來的學生泡了杯茶,但茶裡的肉桂屬於習慣之外。窗外是淡灰色的天空,淅瀝的雨點打在些微泛黃的木框玻璃窗上,茶香、書香、帶青草芬芳的濕潤空氣,揉合成室內柔黃恬靜的氣息。


「……我覺得,」學生指了指攤開在膝上的《A Room with a View》第十二章:「這一章才是全書的精粹所在--像是皇冠中央最大的寶石。」


教授沒坐在自己的軟皮椅,卻翹腿坐在其中一張布椅上,托著腮,和面前的年輕人幾乎肩挨著肩,目光停留在對方健康的淡粉臉頰上。「可以解釋一下嗎?」


學生微笑著翻了兩頁,找到章節最後的段落唸了起來:「『那天傍晚始,池水徹夜流淌而去。翌日,水池退減至原來的大小,盡失光采。它曾經呼召熱情、釋放意志,它的美好稍縱即逝,但餘韻不斷;它是神聖的象徵,猶如魔法,是短暫盛載青春的聖杯。』這是整部小說最美的一段。不是很奇怪嗎?主線分明是男女主角的愛情,作者卻把最優美的意境、最熱情洋溢的辭藻放了在這個看似毫不重要的章節裡。還有--」


學生說得熱切,身體不自覺地前傾,教授注意到日光燈在他柔軟頭髮上落下的淡淡光暈。


「--男主角一直是如此壓抑、鬱鬱不樂,卻在這一章徹底釋放、徹底地快樂。這也很不尋常:愛情小說裡,讓主角突破枷鎖的一般是戀愛對象吧?但作者卻把這個角色讓給了女主角的弟弟……」


「觀察得不錯。」教授挺慶幸自己有一心二用的能力,儘管方才目光一直在不恰當的地方流連,學生說的話仍舊每句都聽進去了,腦子也如常分析:「作者畢生苦於掩飾同性戀傾向,他在一封信中就向朋友抱怨過,愛情小說非得寫男女之愛,令他非常厭倦。」


學生提筆在書頁旁記下筆記。


「所以,」教授接著說道,語氣很沉靜:「要說作者撰寫這部小說時偷偷在一個章節裡釋放自己對同性之愛的嚮往,也合情合理。」


學生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目光在文字之間徘徊片刻,突然抬起頭:「那您呢,教授?」


「什麼?」教授冷不提防被這麼一問,挑了挑眉。


「教授您有沒有某些時刻想要釋放自己的嚮往呢?」學生嘴角微微上揚,眼神有一種矛盾得摸不透的認真與捉狹。


教授定睛看著學生,臉上沒有一絲表情。身後的牆上,掛鐘「的答、的答」地計算著時間,聲音猶如太響亮的心跳。


「--要是有人邀我在野外裸泳,我可不會答應。」教授最終選擇了一個似乎切題的回答;小說那一章寫的正是幾個男角在戶外裸泳。


「您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學生垂下眼瞼,羽扇般的睫毛輕微抖動,像是躍然欲飛的翅膀,想要飛向某個危險地帶。


而教授知道他倆正在那個地帶的邊緣游移。要賭一局麼?


「那麼就說說看吧,你的意思是?」用的是平日與學生討論學術課題的語氣。身為學者,就必須懂得時刻炫耀理性


但他清楚得很:此話一出,那雙翅膀就要飛了,他會被揚起的風一起捲走,也許再也沒有回頭路。


學生深深吸口氣,把書擱在茶几上,拿起盛著紅茶的鑲邊淡花骨瓷茶杯。「譬如說這茶,還有您坐的位子。」


教授站起身,走到窗邊。外面雨下得更大了,隔著窗,水滴把天空和校園的草木塔樓潑濺成一片模糊,景色在眼前融化,像初春天氣裡消融的冰牆。他早該知道會被發現的--只有對方來到,他才會細心地拿肉桂泡紅茶;只有他們共處一室時,他才會離開自己慣坐的皮椅,挪到布椅上,縮小他們的距離。這些特別經營的小事雖不起眼,但對方只需跟同學閒聊起各人的導修課情況,要察覺還是很容易的。


「教授。」學生不知何時已來到身後,靠得很近很近


「所以,您會希望釋放自己嗎?」


他還是抓住這個問題不放嗎?難道他不知道他們已經一腳越過了界線……


蜜酒色的燈光斜照著學生頎長的身軀,彷彿連投在教授身上的影子都是溫暖的。


噢,去他的界線。


「沒錯,我是有這樣的希望。」教授聽見自己如此說道。


回過身,他對上學生灼熱而柔軟的眼神。


打開了的書頁合不起來,墨色的字串無聲地流瀉而出,繞了一圈又一圈,最後把兩個人的心交纏在一起。剎那間教授發現,原來他一直都渴望像E.M. Forster那樣,為某個章節奉獻最清麗、最詩意的文字,並期盼由眼前的年輕人為他朗讀。


他湊前,覆上對方臉頰的手有點顫抖,但那個名字穩穩地從他的內心深處升起。


「Lee。」


學生微笑,像不小心穿透烏雲的一線陽光。


它呼召熱情、釋放意志,它是神聖的象徵,猶如魔法……


相吻的那一刻,教授腦海中斷續浮現小說中的字句。不同的是,那些美好並沒有稍縱即逝,聖杯盛載的是滿溢的幸福感。


時近傍晚,雨還沒有停,戶外漸濃的寒氣悄然入侵,稍稍壓低了室內空氣的溫度。但此時房中兩人在相互的懷抱裡,只覺溫暖異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