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3376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Richlee] 早餐

 

炒蛋、培根、香腸、炸馬鈴薯餅、烤豆、烤蕃茄、烘吐司……廚房洋溢令人垂涎欲滴的香氣。Lee頂著匆忙沐浴後尚未梳理的頭髮、圍著圍裙,愉快地在流理台和瓦斯爐之間忙碌:今天是星期六,正在底特律拍戲的Richard會回紐約,共度屬於他們兩人的週末。


為了這種每週不到兩天的短暫相聚,Richard逢星期六總得起個大早,趕乘清晨六點的平價班機。為補償戀人的勞苦,當天Lee也總是早早起床,費盡心思做一頓豐盛的正宗英式早餐。經過幾星期的「實習」,Lee的手藝已經相當不錯。回想他第一次弄出滿桌的美味(雖然蕃茄烤得略焦,馬鈴薯餅炸得不夠透),Richard進門一看又驚喜又感動,那眼淚都快掉下來的樣子啊,每次憶起都讓Lee心裡甜滋滋的。今天他不慎聽不見鬧鐘晚了起床,Richard到家時也許蘑菇還沒炒好,但他必定不介意多等幾分鐘,先喝一杯泡得濃香馥郁的早餐茶加奶油(直接從英國訂的貨),待Lee再忙一會兒,把全套早餐擺得漂漂亮亮地端上……


正想著,就聽見大廳門鎖轉動的聲音了。


「Richard!」


他忙抹了抹手就奔出廚房。英國人連手提包都還沒放下,就被抱了個滿懷,外加一個柔軟的吻。


「蘑菇和黑香腸還沒弄好……」美國人像個小主婦似地,有點抱歉地笑著:「你先休息一下,喝點東西,再過一會就能吃了。」


說完他又蹬蹬蹬的趕回廚房去忙了。Richard把提包放在几旁,臉上掛著一抹若有所思的笑容,回味著剛才的擁抱。他本來因為早起而有點瞌睡,但有些什麼令他頓時清醒不少。


流理台前,Lee剛把蘑菇洗好,突然就有一雙手摟住他的腰,脖子被身後那人的下巴鼻尖鬍渣磨蹭得癢癢地。


「幹嘛呀!」Lee被他搔癢得一面縮一面笑。「你不歇一會嗎?一路過來挺累的吧,桌子上有--」


「是巧克力嗎?」


「--茶。呃,什麼?大清早誰吃巧克力啊。」


「我說你身上呀。」Richard把臉埋在戀人項間,深深吸氣。「為什麼會有巧克力的味道?」


「喔……那是沐浴乳啦。」Lee很想開始炒蘑菇,但Richard抱住他不放,沒法轉身拿平底鍋。


「沐浴乳還有巧克力味的喔?」Richard的鼻尖從Lee的項間移到耳朵和髮鬢之間,並開始輕悄地周邊的肌膚留下一個個看不見的唇印。「現在的洗浴產品真是無所不有……太體貼了。」


「嗯,我妹妹逛街時看到覺得有趣,就買了一瓶送我……」雖然被那樣抱著吻著也煞是舒服,但Lee心裡還是惦記著蘑菇(和快要冷掉的其他配菜)。「Richard,讓我先把菜做好嘛,你難道不餓嗎?」


「餓到不行。」Richard說這句話的時候夾雜了幾聲意義不明的笑,並愈來愈放肆地呼吸著戀人的氣息;他不是巧克力迷,沒有非吃巧克力不可的習慣,但卻喜歡巧克力的香味,就像有的人不大喝咖啡卻愛咖啡香。而Lee和巧克力香真契合呀--他就這樣想著,留在對方身上的淺啄非常自然地變成了舔吻,手也開始從腰間探進了Lee沐浴完畢後隨手抓來披上且領口開很大的白色襯衫裡。


Lee抽了口氣,想用警告的語氣但不怎麼成功:「你再這樣不放手就沒早餐可吃囉……欸--!」


Richard另一隻手解開了Lee的圍裙,任由它掉到地上,並迅速地探進了四角褲裡,嘴上的動作也絲毫沒有鬆懈,溫潤的濕吻從項間移動,推開了衣領一路延到肩膀。這時他覺得自己比Lee矮了幾公分蠻不錯,親起脖子來動作真順。「早餐麼……好吃的就在這裡呀。」


「我才不是什麼好吃……噢--!Richard,別再鬧了--」嘴上那麼說,但Lee已經放棄了微弱的掙扎,蘑菇和黑香腸認命地在流理台上默默被遺忘。


「怪你妹妹的沐浴乳也怪你自己。」Richard加重了手上的動作,引出對方一串混亂的透氣聲。嗯,其實他挺感激Lee妹妹的貼心禮物。「誰叫你一大早就不好好穿衣服,穿著開大領的襯衫和四角褲在屋子裡晃來晃去。」


「那……那是因為我晚了起床……急著給你弄早餐……」Lee繃著聲音,不無艱難地答道。他的身體在回應Richard的動作了,而背後對方意欲分明的下身貼了上來,並沒有令情況好多少。


「你好體貼……」Richard一手在Lee的下半身忙著,另一手欲求不足地打開他襯衫上少數有扣上的鈕子。「所以我一定得好好感謝你呀。」


「嗯……」Lee閉上眼睛,身體不由自主地隨著對方手上的節奏擺動起來。意識裡的理智空間愈縮愈小,不過還是提醒了他一件事:「Richard……得先去拿……」


「你是說這個嗎?」Richard暫停了動作(但很注意地保持他們的緊貼狀態),從衣袋掏出一個小瓶子。


「……老天!」Lee半轉過頭,看到那瓶子驀地笑出聲來,一片潮紅的臉笑得更紅了。「你幹嘛隨身帶著潤滑劑?難道你本來就打算一進門就……做嗎?」


「也不是。」Richard煞有介事地聳聳肩:「只不過昨天路過一家店看到就買了,順手放在兜裡,想不到一回到家就用得上喔。」說著他的手又攀到了戀人腰間,把褲頭往下推。


「等、等一下……」Lee想轉身但被Richard的手臂扣住:「就在這裡嗎?!」


得到的回答是「為什麼不行?」然後腰間的四角褲就很順暢地滑到地上了。


Richard打量了一下,彎著眼睛笑道:「你那裡分明也不想等嘛。」


Lee漲紅了臉,回頭想反駁,卻被一個吻封住。Richard趁著這個當下空出手來打開瓶蓋,慷慨地倒出相當的份量。很快Lee就感覺到對方一手握住了他的下身,另一隻手潤滑了的指頭從後方探入他的體內,不覺一陣顫抖,下意識地雙手扶住流理台沿--這是狂熱的起點,不久就誰都沒有再說話,從必要的準備到最終的結合,兩人身體契合地擺動著,交織的是彼此急促的氣息,不時交換一個姿勢略覺彆扭的親吻。


事後自然有一片狼藉要處理。另外因為有人沒長褲,有人長褲被弄髒,少不了從廚房忙亂到睡房;最後兩個沒睡飽的人雙雙在床上昏睡到下午。


蘑菇和黑香腸最後被放棄了,湊不成全套的早餐翻熱過後變成了午茶。Richard說,英國很多咖啡店和酒吧都全日供應「早餐」,所以這麼吃也不乏英倫風味。這個認知把Lee逗得挺開心,不過他並不知道Richard吃著炸馬鈴薯餅的時候,心裡想的是等會要偷偷查一下巧克力沐浴乳的品牌;他當然也不會預見到待Richard下星期六回家的時候,會帶來一大包的沐浴乳:焦糖燉蛋、布丁、蜜桃、蘋果派……什麼甜美的味道都有,很適合,當早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