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96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哈比人同人.RPS] 直覺

不是Ian活了一把年紀還愛誇口,他的直覺確實挺靈敏的。譬如說,當那些粗枝大葉的小伙子們還懵然不覺的時候,他已經看出Richard和Lee之間有超越友情的關係了。最先是什麼事呢……對了,向來不喝茶的Lee某天突然拿了Richard放在茶水間的伯爵茶包來泡。Ian問他什麼時候愛上這英國玩意兒,他回說是為了更入戲,因為「這比較像是精靈會喝的東西」--Ian自然沒有相信。然後有天Richard穿了件紅格子襯衫來到片場;就算他平日不是穿灰黑就是藍,偶爾穿穿別的顏色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可Ian偏偏記得Lee第一天加入劇組時穿的也是這樣一件格子襯衫,而Richard幾乎從來不去逛街買衣服:推理能力再差也不難得出正確的結論。再說,只要和對方同處一室,Lee總是笑得特別燦爛,而平常很容易就板著一張臉的Richard目光會變得特別柔和,只差沒有星星和玫瑰從他們頭頂冒出來。只不過他們兩人都沒公開說什麼,在人前也沒有特別親眤,Ian也就裝作不知道吧。



但不是每個人都那麼粗枝大葉,也不是每個人都緘口不言。有天晚上,Evangeline約了演員們去她家吃飯,因為沒有外人干擾,大家都玩得很放。幾杯啤酒下肚後,Martin突然衝著Richard問:「喂,你們什麼時候才公開啊?」


「公開什麼?」Richard呷了口酒,眼神突然變得有點警惕。


「你們的關係呀。」Martin指指Richard,又指指跟他相隔三個人的Lee。


在大多數人仍懵然不解的注視下,Lee平常就紅粉緋緋的臉頰更紅了,半掩著腮吃吃笑了起來。Richard則放下酒杯,笑道:「什麼關係?我們不就是朋友嗎。」他把自己的不自在掩飾得幾近完美(但沒逃過我這老狐狸的眼睛,Ian心想),說完又拿起酒杯假意喝了一口,透過玻璃杯朝Martin投去的眼色顯然是在發出警示。Martin自覺失言,連說「當然、當然」,隨即岔開了話題。似乎誰也沒多在意這個小小的插曲,只有Ian發現Lee的笑容由此僵住了,那晚餘下的時間他勉強應酬著,但神色很落寞。


Ian自認是個多事的老人家。因為直覺情況不太妙,大家散去之後他心裡還在惦記著那兩人不知怎麼了,走錯了路也不自覺,沒多久就發現自己無意中跟了在Richard和Lee後面。只見他們默默地走了一會,Lee就說話了,鎮靜的語氣掩不住隱含的怒氣:「為什麼要那樣說?」


「什麼?」Richard的聲音生硬,顯然有點心虛。


Lee停下腳步,轉身直直瞪向Richard。「你明知道我在說什麼。」


「Lee--」Richard伸手想拉住對方胳臂,卻被一把甩開。


「你說不要對媒體公開我們的關係、也不要一起在公開活動露面,這些我都沒意見;你說沒必要特意對朋友明講,我也同意了。現在既然有人問起,為什麼不能承認?他們又不是外人,不會到處跟人講,不是嗎?為什麼要否認?」黑暗中,Lee聲音有點顫抖了:「還是你覺得我們只是玩玩而已?戲拍完就散了?」


Richard雙手掩臉,肩膀都垮下來了,但什麼都沒有說。


「你不說話是什麼意思?難道……」Lee深深吸了口氣,嗓音愈發沉了下去:「難道真像我說的那樣嗎?你只是太寂寞,想找個人解解悶?」


Richard搖了搖頭,掩著臉的雙手緊握成拳,但還是沒有說話。Lee氣得肩膀都發抖了,沉默片刻,最終說了聲「很好」便頭也不回的跑走了。Richard似乎想要追上去,但挪了挪腳,第一步卻始終沒有邁出去,只低低地在喉嚨裡哀慘地擠了聲「god!」


Ian把一切看在眼裡,暗自嘆了口氣。年輕人的戀愛呀--


「為什麼不解釋清楚?」他從角落走出來,把Richard嚇了一跳。


「--I-Ian?」


「就是我這個糊塗的老傢伙。」他上前拍了拍Richard的肩膀。「多喝兩杯就走錯路了,撞上了你們。你好像遇到了點麻煩啊,Richard。」


「你都看到了?」他重重嘆了口氣,兩手插進衣袋裡又伸出來,狠狠撓了撓頭髮。


「就是看到了,所以才問你。」Ian見他手足無措的樣子,不覺搖搖頭。「你分明不是只想『玩玩』--別問我怎麼知道,我看得出來--為什麼不照實告訴他?」


Richard再度雙手掩臉。「我怕他不信。」


這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彆扭呢。「你不講,怎麼知道他信不信?」


「因為我的理由--我的理由很蠢。」他身子往燈柱上一靠,想要蹲下來的時候被Ian阻止了。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站著講嗎?我老了,膝蓋受不了這樣蹲著。」


「爵士你真是--」他苦澀地笑了,但順從地保持站立的姿勢。他需要傾訴,這一點顯而易見。


「你要說的理由是?」爵士柔聲鼓勵他說下去。


他低下頭,猶豫片刻,才很不好意思似地開口道:「從小到大,我總是反反覆覆遇到一樣的事:無論有什麼心願,太早說出來就不會成真。像是小時候我很想坐郵輪旅行,有次我爸說可能拿到贈票,我開心得到處向人說,結果票子給別人了。有次我很想得到某片子的一個角色,試鏡也很順利,我志在必得,跟朋友說有信心成功,但最後連路人甲的角色都沒撈到……」


他抬眼看了看Ian,對方點點頭表示明白。


「所以,」他疲憊地揉揉眼睛:「我不想那麼快公開我和Lee的關係,哪怕對朋友也一樣……因為我--我迷信……我在乎他,怕太早說出來會失去他。--聽起來怪蠢的對吧。」


戀愛中的人總是想太多。Ian笑著搭住Richard的肩:「但凡真情實意的感覺都不是愚蠢的。相信我:只要是你的肺腑之言,愛你的人就一定能夠理解;而他是愛你的--是的,我看得出來,也別問我為什麼。」


Richard笑了,這次沒有了苦澀味兒,笑聲聽起來悅耳多了。Ian推了他一把。


「去吧,把你剛才跟我說的告訴他。不要失去他--像他那麼好看又比你高的人可不多。」


「爵士你都在說什麼呀。」他給了「甘道夫」一個擁抱。「謝謝你,Ian。」


「別謝了,快去找他。」


看著Richard遠去的背影,Ian的直覺告訴他,無論過程如何,最後都會雨過天青。


*********************************************


「Lee?開門好嗎?」Richard在露營車外敲了幾下門,毫不意外地沒有得到回應。


他試探地擰了下門把,鎖頭咔達一聲,順從地轉了個360度。Richard鬆了口氣:至少對方沒鎖門。


「那我進來囉?」


他推門進去,裡面漆黑一片。剎那間Richard心中冒起一股恐懼:要是Lee沒回到這裡呢?但這種疑慮很快就被打消了--有低低的聲音從裡間傳出來。只不過Richard也沒有比較好過。


那是飲泣的聲音。


天啊,我到底做了什麼?Richard邊想邊覺得暫時不要開燈比較好,便摸黑扶牆而入,每踏一步之前都小心確定不會踩到或碰到什麼東西,好不容易摸到床邊。因為窗簾拉上了,室內幾乎沒有光線,但依稀可辨那長得太高的美國人面朝牆壁和衣躺在床上,臉埋在枕裡只管悶哭。


從開始交往到現在不過兩個月,他們一直沉浸在熱戀的喜悅中,還沒有鬧過什麼彆扭,所以對方這一哭令Richard心慌意亂,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Lee……」他伸手輕輕按住對方的肩膀,結果再一次被甩開,只好暫且先在床邊坐下。


「聽我說好嗎……?」Richard搓了搓彷彿皺在一起的臉,嘆氣道:「我知道我搞砸了,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他頓了頓,鼓了下勇氣才把剛才對Ian說的話重覆一遍,偶有口吃舌頭打結,但總算好好的把心裡的意思說了出來。


悶悶的啜泣聲漸次低了下去。


「所以--」Richard蹬掉鞋子,努力在那張單人床的剩餘空間躺下,從背後把戀人緊緊抱住。


這次Lee沒有抗拒。


「--剛才讓你誤會了,原諒我,好嗎?」Richard湊在他耳邊道。


「你知道嗎?」Lee抽了一下鼻子,臉依然埋在枕頭裡:「剛才那半小時簡直是惡夢……我以為我失去你了。」


Richard環在他腰間的手臂扣得更緊了。「才不會。我會死命黏住你,休想甩掉我。」


Lee笑了,笑聲因為剛哭過而有點啞啞的。他轉過身,把臉埋在戀人懷裡,剩餘的一點淚痕由Richard的衣襟印乾了。


堵在Richard胸中的憂慮惶恐瞬間消散得無影無蹤。他低下頭,在對方的髮際、額角、鬢邊……所有能觸及之處都吻了一遍。


*********************************************


第二天清早,戀愛中的那兩人帶著輕快的笑意出現在片場,Ian知道他的直覺又準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