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3376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Richlee] 我們的日常

生活的美好往往來自微小的細節,譬如在一個晴朗的早上,向來不喝茶的他親手調了杯白蘭地漬櫻桃伯爵茶端過來;譬如他剛剛沐浴完畢,身上帶著淡甜的杏仁油氣息就送上一個暖暖香香的擁抱;譬如並肩走在紐約的櫻花樹下時,他突然說,走到櫻花下面就要親親喔。問他這是哪門子的傳統,他回答:「Pace家的。」說罷就頭一偏,硬是在人家嘴唇上啄了一下。



又譬如說,像今天早上,我在浴室跟自己的頭髮徒然掙扎多時,最後喊了聲「fuck」把梳子一甩。他聞聲探頭進來,問:「怎麼了?」


我兩手一攤:「這頭髮快把我煩死了。」


為了新角色,這幾個月我把頭髮留到肩頭。不用說這個長度是最災難的,每天早上都要跟它搏鬥一翻,不然就翹得亂七八糟。他歪著頭,看看我又看看我腦後的頭髮,二話不說就走到我身後,先在我的前髮抹上定型慕絲,再把梳柄上的髮圈摘下,把後面的長髮梳順,攏起束好。


「這樣不就好了嗎。」他哼哼嘿嘿笑了幾聲,把我的小馬尾撥了兩撥,一臉得意:「沒有我你怎麼辦呢。」


我還沒說他自己的頭髮毛毛蓬蓬的像一頭亂草呢--因為角色關係他也把頭髮蓄長了,雖然遠不及肩,但前髮不膠好就會一路垂下蓋過眼睛。他剛才那麼仔細地替我弄頭髮,可對自己的頭髮只隨便用手往後攏了攏。我笑著搖了搖頭,回房打開床頭櫃。


他伸長脖子瞧了瞧。「又拿那個領帶夾嗎?」


我們經常分開兩地工作或出席活動,出發前總喜歡帶上一兩件對方的東西,有時候是衣服,有時候是別的小物。碰到需要穿西裝結領帶的場合,我常常愛把他的一個淡金色領帶夾別上,這次也一樣。


「我買一個新的送你吧,這個怪舊的。你看,表面都花了。」他有點不好意思地搔搔頭,剛才攏後的前髮又掉到眼睛裡。


我忍不住揉了揉他柔軟而凌亂的頭髮。「千萬不要,戴得愈舊我愈喜歡。」


他聽罷笑得眼睛都彎了起來,把我手中的領帶夾拿去,回頭在抽屜裡取出一塊細織布仔細擦拭,然後替我端端正正的別在領帶上。賢妻良母風範什麼的,我這麼想著就笑了出來。


他瞄我一眼,撇撇嘴:「笑成那樣,想的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當然不是好事。你要聽嗎?」


不等他回答,我就出奇不意地把他按在牆上,做了好多會弄亂我們衣服頭髮的事。之後難免要手忙腳亂地把自己重新收拾整齊(他則躺在床上笑我,要我求他才肯再幫我把頭髮打理好),不過挺值得就是了。


稍後我去到另一個城市,頂著他替我梳的馬尾髮型、別著他的領帶夾,盡責地接受訪問。講到哈比人劇組送我的獸咬劍時,我說:「我對自己的劍非常自豪。」話音剛落,我就發現這話的弦外之音。待他看到訪問影片的時候肯定會滿臉通紅地傻笑吧,想到這裡我在鏡頭前咭咭咭地笑了,嗯,希望表情不至於太過猥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