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3376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Richlee] Tears in Love

這天亞特蘭大特別冷。導演一喊卡,我就趕緊披起羽毛外套,瑟縮成一團。咖啡都冷了,除了自己的體溫就沒別的什麼可以取暖;劇組好些人都得了感冒,我也有點頭痛,也不知是被傳染了還是單純因為睡眠不足。剛剛還拍了一場挺陰鬱的戲,就連休息時間也令人沮喪起來。



對我來說還有另一件事:《哈比人2》開始在各地首映了,可我一場都不能去,只能在歇息時打開iPad,看看紅毯照片和訪問影片。現場氣氛似乎很熱烈,大家笑笑鬧鬧的擺姿勢作鬼臉玩成一團。但這些對改善心情一點幫助都沒有,因為--


我更想他了。


不是說我想在那種場合牽他的手,也不會要求他特意過來搭我的肩,只是很想抬個眼就看到他在不遠處,大合照的時候感覺到他就在幾步之遙,開玩笑的時候知道他會聽到也聽得懂;待活動結束後,知道他會在某輛車裡等我,知道回酒店之後的時間就都屬於我們了。


一張張照片滑過屏幕,滑屏的指尖和托腮的掌心都是冷冰冰的。


就在我嘴角又往下牽了一點的時候,屏幕的Whatsapp圖示出現了新訊息通知。我無精打采地點開圖示,嗯,Richard發影片過來了。大概又是什麼現場盛況吧?


打開影片一看,卻是他的一段訪問,一開始就是談電影、談角色、談導演、談Ian。我正納悶他想我看什麼的時候,主持人發問了:「現實中,你會為了一件非常在意的東西走多遠?」


影片裡的Richard想了想,說:「我不知道我會不會為一件東西這麼做,但為某個人倒是可能的。」


我的心猛然在胸腔裡撞了一下。


「我想,要是有個人需要我去拯救,或者需要我在身邊,無論他們在這個星球的什麼地方,甚至在另一個星球也好,我想我都會走一整個旅程。」


說完他對主持人咧嘴一笑,我卻受不了了,把iPad放下就匆忙跑進洗手間。


洗手間比戲棚冷三倍,但我還是在裡面躲了快十分鐘。總不能被劇組的人看到一個大男人莫名其妙的對著平板電腦眼淚掉個不停,這狀況光用想的都糗死了。


雖然走出去之前特意用冰水猛洗臉,但還是被化妝師問為什麼眼睛鼻子都紅了,說話還帶鼻音。正好我剛才被冰水衝擊之後整個人有點發抖,於是很有説服力地說,大概真的感冒了。



======================================



戀人有時會為無聊瑣事吵架,我和Lee也不例外,但通常吵完不久就以各種形式和好,誰也想不起當初為了什麼事情慪氣。


有一天就是這樣。那晚跟Luke他們約好去酒吧玩,出門前我們為了點事鬧起了彆扭,但畢竟沒有大吵,還不到其中一人把自己鎖在房裡不肯出去的地步,於是仍舊按時跟大伙兒一起到了酒吧。不知有多少人注意到我們倆都只管各自跟其他人說笑,相互沒有說話。Orlando和Martin偶爾投來略覺異樣的目光,但都沒有說什麼。


因為我們包了場,大家都很開懷,後來多喝了幾杯,更是放聲笑鬧起來。我正在跟Evangeline講述矮人被裝桶運到長湖鎮一幕的惡作劇事件,突然聽到Lee大聲的說「好啊!那就來!」


我轉過頭,看到他在眾人的歡呼聲中站起來,半蹦半跳地走向牆角的三角鋼琴。「幹嘛呀?」我問身後的Luke。他笑說,剛才他們說起大家的音樂細胞,正取笑Lee什麼都不會,他就說他會彈鋼琴,雖然懂得的曲子只有幾首,但可以邊彈邊唱喔。他們就起閧了,叫他立馬表演一下。


這瘋子可是醉了呀!他清醒時無論如何是不會做這種事的。見他還朝歡聲鼓掌的大家煞有介事地鞠了個躬,我不覺翻了個白眼,又暗自好笑:就看看他玩什麼花樣吧。


他在鋼琴前坐下,思索片刻後就彈了起來。那是一首抒情曲的前奏,雖然不算熟悉,但還是聽得出有幾個音彈錯了。席上有幾個傢伙掩嘴竊笑,呃,很不好意思的說,我也是其中之一。


可當他開口唱起來的時候,氣氛就完全不一樣了。


平常他不大唱歌,也不是會一面洗澡一面哼歌的人,所以我常常忘記他唱起歌來是多麼好聽。大伙兒顯然也很意外,包廂裡轉眼鴉雀無聲,只有琴音和歌聲在室內流動。


如果我不是在乎到無法言明

如果我不在乎 豈會如此感覺

如果不是愛 為何我悸動如斯

為什麼我的腦海旋轉不停

我的心卻靜止不動


唱到這裡他突然抬起頭,定定地看向我;雖說喝多了,但他的目光還是很明澈。就在那一刻,我意識到這不是偶然的一時興起,挑這首歌也不止是因為這是他少數會唱奏的曲子之一。也是在那一刻,我忘了我們出門前為什麼吵嘴。


如果我不在乎 還會一樣嗎

我的每一聲禱告 會不會以你的名字為始終

我能夠確定這是無與倫比的愛嗎

這些都會是真的嗎 如果我不在乎你


唱到最後幾個字,他的聲音輕微顫抖;我沒等他彈完末段的音樂,就起身繞到琴椅後,俯身按住他的肩膀,在他的鬢髮、耳垂、臉頰、唇角印上一個個吻,淚水也一滴滴滑落在他項間。他放棄了最後幾個音符,張開雙臂環住我的脖子,帶著醉意的溫熱臉頰熨乾了我的淚痕。


我們就這樣擁抱著,大概整整一分鐘之後才意識到大家在鼓掌。


第二天大早,還沒起床我就收到Orlando傳來的影片,原來他把昨晚Lee彈唱的全程都拍下來了,後來我們的又抱又親當然也拍了進去。我推Lee叫他看,昨晚的浪漫大王卻吃吃傻笑著,蒙頭裹在被子裡把自己捲成蠶繭一般,「別看啦好尷尬!」


「你是說我親你尷尬呢,還是你唱歌尷尬?」我故意裝出惱悶的語氣。


「當然是唱歌的部份!」蠶繭此時縮成了一隻恐龍蛋。


畢竟他昨天對我示愛,應該要投桃報李的。於是我丟下手機,(不無用力地)掀開被子,好好地讓他忘掉那些毫無必要的尷尬心情。





註:
文中歌詞譯自Lee在Miss Pettigrew Lives for a Day和Amy Adams合唱的
If I Didn't Care,英文歌詞在此,Lee和Amy Adams的合唱影片在此,原聲大碟合唱錄音在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