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3376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哈比人同人.RPS] 白色情人節賀文-Chocolate Kiss

 

「Arrrrrrrrrrrrrgh笨蛋!」


Richard抱著頭,用力朝桌腳狠狠踹了兩下;一星期以來他以為自己被拒絕了,但原來一切不過是源於他的粗心愚蠢。


事情是這樣的:上星期,也就是2月14日情人節,他偷偷把一盒包裝精美的巧克力(附玫瑰)放在Lee的露營車裡。第二天,一整日Lee仍是很友善但沒有任何表示。當晚Richard痛灌了兩罐啤酒--不敢太放肆畢竟第二天還要拍戲--並告訴自己失戀也沒什麼大不了的Lee很可愛是一回事當朋友就當朋友他不會強吻偷吻人家這點自制力他還有反正這些日子不也都習慣了一個人嘛。


但今天他拍完一天的動作戲,拖著一身痠痛回到自己的露營車,無意中發現櫃子底下露出一張卡片的一角,不用說那卡片的顏色看起來非常熟悉。


對,不就是本應和巧克力一起送到Lee那裡的情人節卡片麼,原來靜、靜、地、在他這裡躺了一星期。


怪不得Lee沒有反應,人家根本不知道哪個神秘人給他送東西,搞不好還以為是個變態--嗯,希望不至於。


Richard罵完了自己,拿著那張寫滿大膽表白之語的卡片,不知如何是好。現在才拿去給人家感覺怪蠢的:喔對,那天的巧克力是我送的,可不小心把卡片弄掉了,沒嚇到你吧哈哈哈。


不不不,這太不像樣了。當然他也可以偷偷把卡片塞進對方露營車的某個角落,假裝它本來就掉在那兒。只是Richard上次一鼓作氣的「行動」已經把勇氣用光,現在他洩了氣似的,躺在床上除了發呆什麼都沒法做。


但至少他並沒有失戀。




他沒有打算就這樣放棄,真的,只不過還沒想到辦法而已。明天一定會想到的,他總是這樣自我許諾。可是一天過去又一天,轉眼一星期,兩星期,三星期……他還是一點行動都沒有。盡可以抱怨拍攝日程緊密,但他內心深處知道純粹是膽怯。


好沒用啊。Richard這天又無比沮喪地回到露營車,但一開燈,這種心情立時轉化為驚訝。


小餐桌上擺了一瓶酒,一對高腳酒杯。


Richard把外套往椅子上一丟,上前拿起酒瓶。


西拉酒,濃郁黑巧克力口味,櫻桃果香,奶油口感,香草的甜美氣息--標籤如是說。


然後他看到了方才被酒瓶擋住、豎在酒杯旁的絲絨紅色卡片。


「白色情人節快樂」


卡片這樣寫,沒有署名。


白色情人節是什麼東西?Richard打開iPad上網查看:喔,原來是日本商人為了促銷糖果巧克力而搞出來的玩意兒。不過回禮這件事還挺有意思……等等,回禮?


手機於此時叮咚了一聲。一看Whatsapp訊息通知顯示的名字,Richard心跳加快了三百倍不止。


「上個月是你嗎?」


Lee就發了這幾個字,還附了照片:那盒繫了玫瑰的巧克力。


天啊天啊天啊,Richard慌亂地在室內繞了三圈,想了十種回應的方式。最後,他挑了最簡單最直接也最無趣的回答:「是」。


訊息才剛發出去,叮咚!回信就到了。


「可以開門嗎?」


Richard對著短訊笨笨地愣了好多秒才意會到Lee的意思--人家現在就在你門口!他衝去開門,半途小腿撞了在櫃角上,痛得「哎唷」一聲但沒停下來。門一打開,就看到Lee站在面前,臉上掛著類似於派師傅Ned的羞澀笑意(是的,Richard不聲不響地把兩季Pushing Daisies都看完了)。


一時間兩人都不知道説什麼才好。


呆了一會,還是Lee先開口了,而且突然切入,沒有開場白。 「我就想啊,回送巧克力有點無聊,你又好像不大愛吃糖果,巧克力酒比較有新鮮感吧,也算應節。。。那個,」Lee笑得眉稍往下彎,更像Ned了:「我可以進來嗎?」


「喔!當然可以,請進。」 Richard連忙側身讓對方進門,並在心裡自敲腦袋:怎麼讓人家愣在門口呢,真失禮。


Lee一面進來一面又説話了:「你送的巧克力很好吃喔。一開始我還以為劇組的誰跟我開玩笑,但之後一連幾天都沒人有聲息,我就想大概真的是表白。」説著轉過頭:「是表白吧,Richard?」


Richard深深吸一口氣,走到雜物架前,把在幾本書下壓了一個月的情人節卡片抽出來,遞給Lee。


「這本來是要和巧克力一起給你的,我卻不小心弄掉了。」話一説完臉上就怪熱的。


Lee接過卡片,沒看一會就和Richard一樣變了個大蕃茄--兩個一米九的大蕃茄,站在一起挺湊趣的。


「嗯。」 這是Lee看完卡片之後唯一的評語。Richard緊張兮兮地看著美國人轉過身,差點以為自己的叨叨絮絮噁心到他了,但其實Lee只是走到桌子前,顯然有備而來地掏出衣袋裡的開瓶器打開酒瓶,把兩個酒杯斟滿。


「喏。」Lee把一杯遞了給Richard,並輕輕碰杯。「慶祝我們正式開始。」


說完飛快地在Richard唇上吻了一下。Richard還沒反應過來,美國大蕃茄就變成了辣醬烤蕃茄(如果有這道菜的話),那個笑容彷彿未飲先醉,害Richard忍不住回了一吻--只是力道大得多。


幸好杯裡的酒沒有潑灑出來。


那天晚上Lee沒有回自己的露營車。本來這並不在他們的計劃之內(拍戲,第二天一大早要拍動作戲啊),不過凡事總有意外,而這次的意外源於Richard的一個問題。


「為什麼你會猜到是我?」


「因為。。。我希望是你。」


一個吻,帶著巧克力香氣。


「就這麼簡單?」


「呃還有就是,你單身嘛。」


「Luke也單身啊。」


笑了。


「Luke不是會偷偷送花送巧克力的類型,他要是表白,應該會直接扳倒就親上去吧。」


「呃嗯。。。Lee,你知道嗎?」


「知道什麼?」


「扳倒就親上去,這種事我也做得出來的。」


於是事情就這樣發展下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