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35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哈比人同人.RPS] [AU] In Dream.尾聲

 

這片子的導演叫什麼名字來著?這輩子再也不看他的戲了,媽的。


Richard心中恨恨咒罵,用已經揉成一團的面紙擤了一下鼻子。他以為這是部笑片,那該死的海報也這麼宣傳的不是嗎,「法國本年狂笑之旅 捧腹約定不笑不散」,開頭一小時的確有那麼點搞笑的意思(雖然搞得不好),可突然一切就好像爛木頭車滾下山轆般急轉直下,開始亂丟催淚彈;雖說那些催淚彈跟開場的笑料一樣爛,但莫名其妙地每一下都砸到淚點。


好不容易告了天假,來看電影是想無無聊聊笑一場,不是想哭得像個蠢貨。早知道在苗頭開始不對的時候就離場,Richard懊悔地想道。現在想走人已經太遲,他一個大男人可不能紅著鼻子腫著眼睛走到大街上。


若數世界上最令人憤憤不平之事,被爛片弄哭可以算上一項。


但他不是一個人。鄰座那人也陪著他一個勁地抽鼻子抹眼淚--從聲音判斷比他哭得還兇。Richard默默地感到一絲安慰,出於同病相憐的心情,黑暗中給對方遞上一張面紙(剛才那人似乎一直在用袖子擦眼睛)。那人接過,極輕聲地道了謝;不一會,一杯爆米花猶猶豫豫的從對方那邊遞了過來。


Richard差點就笑出來,偏偏此時戲裡最可愛的小孩説死就死了。於是他簡短地點點頭表示謝意--不知那人看見沒--就怒抓了一把爆米花塞進嘴裡以洩心頭之憤。


兩人就這樣抽著鼻子分吃了一杯爆米花。好不容易熬到戲末上字幕(之前又被催淚彈砸得一臉灰),旁邊那人略微向這邊靠攏,用帶著濃濃水氣的鼻音輕聲咕噥道:「我以為是喜劇。」


美國口音,渾厚的嗓音很好聽。


「我也是。」Richard也低低地回答,心情突然就好了一點。


「海報騙人。」


「片子又爛。」


黑暗中,他們一起輕聲笑了起來。還算悦耳的片尾曲悠悠地奏著,時間變得舒閒。有些人離席了,但Richard靠在椅背上,和鄰座那看不清臉的人一起呼吸著戲院裡殘留的爆米花香氣,感到數月來不曾有過的輕鬆。


曲子進入後半段,室內燈光也緩緩亮起。Richard想到自己吃了人家的東西,也該道聲謝才是。


於是他轉過頭,



結果卻什麼都説不出來。


身邊的這個人,鼻尖紅通通的,眼睛有點腫,但毫無疑問——


「我看起來很可笑,對吧?」見Richard眼睜睜地,那人怪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髮。「這電影真的是。。。」


不,不,請不要低下頭,請不要別過臉,可以讓我看清楚嗎?這話Richard説不出口,但其實他也並不需要再看了。


眼前的男人,比起他在夢境和黑白照片裡認識的那個青年年紀略長,可是毫無疑問,他們長著一樣的精緻五官,笑起來都有一樣的淺淺酒渦;唯一不同的是這個男人似乎比夢裡的他更腼腆些。


「一起去喝杯咖啡好嗎?」他脫口而出,隨即又擔心太過唐突,匆匆加了句:「算是謝謝你的爆米花。」


男人遲疑的那兩秒鐘裡,Richard的心好像被一頭鹿拖著,滿胸口亂跑。


然後對方笑開了。「好啊。」


亂蹦的小鹿長出翅膀,飄飄然飛了起來。


「嗯,我叫Richard。」


「我是Lee。」






戲院外,倫敦常有的過雲雨下得嘩啦啦,他們都沒有帶傘。


「果然是英國天氣。」Lee雙手插在衣袋裡,縮著肩膀笑道。


「你是美國來的?」


「嗯,紐約。」


Richard無端想起多年前在紐約吃過的海鹽焦糖蘋果派,烤得溫熱的香甜。


「我們在這裡等一會?還是。。。」英國人早習慣了說來就來的雨,但Richard不肯定美國人怎麼樣。


「不怕,走吧。」


他們就這樣小跑著踏進雨裡,大點大點的雨滴把他們打得濕透。半路上Lee差點滑一跤,Richard反射性地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可Lee剛站穩又開始跑了,Richard就忘了鬆手;應該說Lee拖了他跑還是他拽著Lee跑,他自己也不曉得,但好像也不重要。他只知道抓住對方的那一刻,看到他因跑了一段距離而緋紅的臉。


過了一段時間Richard就會知道Lee是個容易臉紅的人:吃了辣食,喝了兩杯紅酒,被表白,被稱讚,被親吻。。。特別是親熱之後,臉會紅很久很久。眼下他自然還不知道這些,只知道積壓了許久的鬱悶心情在雨中一點一滴地消失了,而被他捉住手腕的那個人,笑容是如此迷人。

方才那部片子的導演名叫什麼來著?也許該去查一查,向他道個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