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35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哈比人/魔戒同人] 會婿記

 

「Ada,你覺得亞拉岡怎樣?」


幽暗森林王宮中燈火通明,宴會雖然已經結束,但仍不時傳來絃樂歌聲:那是餘興未盡的木精靈。他們如此高興,皆因外遊多年的王子終於回家了,還帶來了客人。


而此時,在國王的寢室,勒苟拉斯雙臂枕著後腦,怡然自得地仰臥在父親的床上,就像他小時候所習慣的那樣;寢室中央的浴池中,習慣睡前來個夜浴的瑟蘭督伊看似漫不經心地掬了一把清水,細細抹在長髮上,心裡想的卻是剛才宴會上的情景:亞拉岡想吃蜜瓜卻嚼到叉子(幸虧牙齒無恙),亞拉岡想接酒杯卻潑了自己一身的酒(浪費了上好的多溫尼安葡葡酒),亞拉岡被問愛隆近況如何卻回答「很好吃」(有幾個精靈很是忍不住地噴了酒,上好的多溫尼安葡葡酒啊)……對於勒苟拉斯的問題,幽暗森林國王想吐糟的很多,但看了看久別歸來的兒子,看了看兒子臉上那柔情洋溢的光輝,瑟蘭督伊把濕潤的長髮往肩後一甩,眉毛都不挑一下地答道:


「還可以。」


「耶?」勒苟拉斯轉過身,把姿勢變成了托腮側臥,嘴有那麼一點點幼稚地闕了起來,活像小時候吵要糖果吃不到的樣子。「只是 『還可以』嗎……Ada,你的要求總是那麼高,亞拉岡可是身經百戰的高貴勇士,過關斬將殺敵如麻拯救無數生靈於水深火熱之中啊!」


你那過關斬將殺敵如麻拯救無數生靈於水深火熱之中的高貴勇士,剛才在宴席上活像白痴一樣--瑟蘭督伊這句話在嘴邊翻了兩轉沒說出來--而且你這位人類老公都不懂用梳子的嗎。


但兒子畢竟是兒子。國王頭一偏,正想以「所有人都有進步空間」之類的堂皇廢話搪塞過去的時候,門外響起大總管加里安的聲音:「剛鐸國王陛下,我們的陛下和殿下在此,請進。」


話音剛落,勒苟拉斯已經興沖沖地跳起來,跑向門口:「愛斯泰爾!」瞬間剛鐸國王就被精靈王子熱絡地雙手拉了進房間--這本來是挺美好的畫面,有助於稍稍改善瑟蘭督伊對兒婿(?)的印象;可惜亞拉岡往房間中央看了一眼之後就(1) 很明顯地腿軟了一下(幸而有勒苟拉斯雙手拉住)(2) 一張臉變成會滴汗的熟蕃茄 (3) 喉嚨發出一種極不體面不知屬於哪種生物的哀鳴。於是,剛鐸國王連同他的整個國家狠狠地再被扣八十分。


「愛斯泰爾你還好嗎?看來你不太習慣洞穴宮殿的環境對吧?這樣好了,明天我叫Ada借大角鹿給你,我們一起去林子裡玩!」


勒苟拉斯體貼地盡著地主和賢妻(?)的責任,而瑟蘭督伊臉略略一沉,一面繼續把池水抹在身上,一面心想雖然他不介意借出大角鹿,但很肯定那個蓬頭笨蛋沒騎幾步就會摔下來。精靈國王有所不知的是,此刻他柔亮的淡金頭髮順著上身的曲線貼在白皙纖細而結實的背上,水珠點點滴滴沾在他髮上胸前,在宮室燭光的映照下比他鍾愛的白寶石更晶瑩眩目。亞拉岡花了殺退三百個半獸人的力氣才沒有(1)昏厥 (2)悲嚎 (3)鼻血如注;可憐的剛鐸國王,他曾經以為幽暗森林的國王要麼像愛隆,睿智而相貌平凡(對不起),要麼像凱勒邦,優雅而溫順平淡。他深深地知錯了。


當瑟蘭督伊盡量禮貌的問好得不到回覆(「愛斯泰爾你累壞了吧?我帶你回你的寢室休息」兒子說著就像個褓姆般把那個滿臉惶恐的人類引出了房間),精靈國王決定今晚要給愛隆王寫封信,好好跟他討論一下教子方式的問題。



註:Ada = 精靈語,意指父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