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14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rmie Hammer] Elle訪談

 記者對他的形容:
 
-擁有愛情小說的典型男主角外型:高佻,寬肩,金色肌膚,太平洋海水般的眼睛。這天他的頭髮被風吹亂了,有一點鬍渣,像是暗示他貴族般彬彬有禮的外貌之下蘊藏著野性
 
-高大的、金毛尋回犬般的大男孩
 
 
愛好相關:
 
-在德州長大,經常玩射擊,這是他們的家庭活動,在射擊場射射仙人掌和西瓜之類
 
-訪問期間艾米點了一客生牛排
 
-收藏了一系列Olivetti古董打字機
 
-希望有天能開一家雪茄廠
 
-在片場喜歡讀關於繩結的書
 
 
對槍械的態度:
 
-喜歡槍械,十八歲時買下第一把來福槍,但對槍械管制的討論也很注意
 
-贊成以負責任的態度對待槍械,也不認為奧巴馬(的槍械管制建議)是要奪去人民擁有的槍械,也不認為需要為了這件事與政府鬥爭。
 
-「要是你想去玩射擊,和兒子一起用.22手槍射射鐵罐,這倒無所謂。我去玩射擊是否需要AK47和一百發的彈匣?不。借用孔子的話,這就像用炮彈去殺蚊子(譯註:大概是殺雞焉用牛刀的意思,謝謝Joyce提示)。不過,我才演了一齣西部片(獨行俠),腰間掛把槍是很好玩的,感覺像是男子氣概的延伸。」
 
 
獨行俠導演Gore Verbinski的評價:
 
-「艾米這樣的類型很少見,他有一種時空錯配之感,我第一次見他就有這種感覺,就像是看到一個很老很老的朋友回復青春的樣子。」
 
 
電影相關:
 
-「我喜歡歷險片。一個人出了狀況,需要去處理,然後踏上冒險之行--借用Joseph Campbell的話,就是英雄的旅程。就像Moby-Dick。人人都有一點冒險精神,讓你無法安坐。」
 
-他正準備開一家製作公司。在紐約時報讀到橫渡太平洋的英國歷險家John Fairfax的訃聞後,就希望購入他的生平版權
 
 
拍攝獨行俠期間:
 
-電影在猶他州的Moab拍攝,每逢週末都會跟劇組人員一起去攀石、懸崖跳海,或租越野車在山間穿梭
 
 
驚險事跡(?):
 
-「有次在澳洲,一個流浪漢想要用刀刺我。我打了他一拳,還搶走了他的刀子。是他先挑事的,他誤把我當成某個欠他錢的人,就開始朝我揮刀。我渾身是勁,心想『去你的』,打了他一拳之後又搶了他的刀。因為他有可能去刺別人啊!他顯然是個瘋子。」
 
-「我太太說我的額葉有問題。額葉控制人對危險的反應,像是『喔,我不該這麼做。』但她說沒關係,額葉到三十歲左右才完全發育成熟,所以我還有時間讓這種垃圾從我的身體系統裡消失,好好冷靜下來。」
 
 
成長相關:
 
-主要在洛杉磯長大,有幾年在德州和開曼群島度過
 
-上的都是私校
 
-雖然長了一張上流社會的臉,卻有著反叛的靈魂:高中時用易燃液體在草地上澆出自己的名字然後放火,之後被踢出校
 
-父母想他上大學,但他沒興趣,只想拍戲。最後父母說:「可以,但你得養活自己。」幸好他很快就找到工作,儘管只是電影和電視劇的小角色,例如Gossip Girl。「我的角色通常叫Jock 4號(譯註:Jock指頭腦簡單又高傲自大的校園運動健將)或Abercrombie Boy(譯註:Abercrombie是高檔休閒服品牌,查了下好像泛指生活優裕、愛好運動和享受的少爺之類吧)。」
 
-最初他被洛杉磯夜夜笙歌的氣氛吸引。「我在充滿愛的好家庭長大,一切都很健康。一旦自立,我就想,看看可以玩到什麼限度。」接下來的三四年,他的生活就是嗑藥、喝酒、一連幾天通宵不寐,還有很多看起來是「壞消息」的女孩。
 
-「曾經和一個女生做愛的時候,她想要刺我一刀。我實在不該講這件事的--她說『真愛是會留下傷痕的,可你沒有。』然後她就拿起一把切肉刀想刺我。(亂入:你們是廚房Play嗎,為什麼順手就可以抄起切肉刀!)我當然馬上就和她分手--七個月之後。」
 
 
朋友Joe Manganiello對他的評價:
 
-兩人年齡相差十年,但在一個演戲培訓班上一見如故,並成立了非正式的「好萊塢高個子演員支援俱樂部」
 
-「我喚他作布魯斯韋恩。他很聰明,說話很有教養,駕著像蝙蝠車那樣帥斃的跑車到處逛。」
 
 
愛情相關:
 
-太太Elizabeth Chambers是電視新聞記者,也當過模特兒
 
-兩人2008年開始約會,當時太Elizabeth本來另有男友,但這段關係並不愉快。一天晚上她和朋友出來,艾米主動出擊,對她說出事先準備好的一番話:「我對她說:『你該和男友分手,因為我們應該要交往。』她目瞪口呆地望著我,而我繼續說:『你是為我而存在的。』她的表情就像是說(此時艾米裝出女聲)『你少來!』(笑)我馬上補一句:『我也是為你而存在的。我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我們可以選擇這樣:三十年後,我已經結過幾次婚,你也結過幾次婚,到時候再走到一起。又或者我們可以現在就開始,六十年後坐在門廊的搖椅上,談論整件事是多麼的刺激美好。』」
 
-「我喜歡婚姻,喜歡有一個知己的感覺。這令人很安心。我記得單身的那段日子總試著和女生交往,壓力很大,又很艱難,一點都不好玩。而現在很好玩。我不想說得太露骨(說到這裡的時候他壓低了聲音),不過你可以在做愛做到一半的時候,因為某些搞笑的事而笑起來。和交往中的女生可不能這樣,因為你太緊張了。」
 
-對於太太,艾米是無可救藥地浪漫。「我不介意在公共地方親吻她。我知道有些男人會說『別,四周都有人呢。』這就是我們的文化,對男性心理的定型--你不能哭,你不能展露脆弱的一面。我想說的是,男人和女人一樣,都有複雜的情緒,我們只是更懂得裝笨而已。」
 
-他稱太太作「心靈伴侶」:「我不是那種老土的意思,而是指兩人之間自然而然的心靈互通。」
 
 
關於錢:
 
-漢莫家族財力雄厚(他們家成立了漢莫博物館,永久藏品包括梵高和塞尚的作品),很容易以為艾米有一個可以隨時提款的信託基金。但他說,父母從來沒有給過他大筆的錢,他也從來沒有這樣要求
 
-「我們結婚之後,有段時間手頭很緊。但我們喜歡這樣,喜歡今天賺的錢今天花,以後你就會珍惜生活寬裕的日子。我們不想回去找父母,垂頭喪氣地請他們幫忙,我們想做有擔當的成年人。」
 
-錢也是他沒有買機車的另一個原因。「家族裡曾經有一個名叫MC的人,沒多久就花光了自己的錢。我不想這樣。」記者說:「但你是明日之星呀(譯注:文中之前提到有傳媒這麼稱呼他)!」他回答:「可我不是今日之星啊。」
 
 
演藝事業相關:
 
-艾米目前(譯註:本文刊出時間為2013年6月)暫時還沒有找到想接的戲。他說:「是有劇本找上門,但都屬於『戲要拍了,我們得找他,給他一個角色』,我的反應是『你想我演一個46歲的西班牙裔男人?不太對吧。』」
 
-艾米對事業的態度非常克制,所以他參演的影劇不太多。身為《暮光之城》的一代,他很小心避免落入陷阱。「我並不太熱衷於在鏡頭前脫衣服。現在這是流行的做法:找來一個年輕英俊的演員,脫掉他的衣服,叫他站到鏡頭前面。這令演員有了壓力,必須做好隨時上鏡的準備。我不想老是想著自己。做這種事的人會變這樣:『喔,過了兩小時了,我得吃點芋頭,我的血糖指數開始掉了。』這很容易把人變成自戀狂,怪蠢的。」
 
-他寧可不接戲,也不想接錯戲。「很多人不理解拍戲需要多少時間。你得站在那裡十八個小時,做這做那的,然後睡幾小時,醒來繼續。但這感覺很好。我太愛演戲了,不想把它變成工作。」
 
 
演戲以外:
 
-他和太太在太太老家San Antonio開了家烘焙店Bird,並且很有發展業務的雄心壯志。
 
-不管做什麼,都應該「為了正確的原因做正確的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