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3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rmie Hammer]Out Magazine訪談

問:讀劇本的時候,你對Clyde的最初想法是什麼?

答:我不懂Clyde這個人。整個世界裡,只有Clyde把J. Edgar當成人看待。但在這段關係裡,Clyde盡是被呼呼喝喝,只有一丁點回報,像是額上的一吻,像是一句「我需要你」。這些小事也有的,但對我來說並不足以讓他留下來。有天我和一個同性戀的男性朋友去吃飯,我問他「老友,可以問問你的意見嗎?我很好奇。」他說「對,有時你會愛上一個根本不同性向的人,這是沒辦法的事。有時你會有一點希望,像是說他像我關心他一樣關心我,這就足以讓你繼續下去。」他這麼一解釋,我就懂了。


問:Edgar可以極其霸道,但又會給Clyde寫那些近似於情書的信。


答:我僱了個研究助理。我想,他到底在那裡幹嘛?找另一個人啊。但他就是不能。一切都合理,又如此悲傷而美麗。我盡可能了解一切--我拚命地去理解他倆。


問:我們說的是1927年,不是2011年。那個年頭沒多少選擇,你不能出櫃。當時,那依然是不敢說出名字的愛。


答:當然,要是說出名字,你的工作、你的社會地位、你的事業、你的家庭,一切都完了。那時候你絕不能公開性向,否則就會被摧毀。所以這段關係還存在這樣的壓力,變得非常暴烈。


問:Clyde的真正感受只能存在於字裡行間,因為實際情況也很可能是這樣。我記得第一次看電影的毛片時,在沒有更好的形容之下,我得說你基本上整整兩小時都在用眼神意淫Leonardo DiCaprio。你們有討論過或練習過嗎?


答:沒,沒有(笑)。那時候我情不自禁啦。


問:FBI最近說,他們告訴Clint(Clint Eastwood,本片導演)和Leo,說沒有確切證據證明這兩個人是同性戀。你有什麼回應?


答:我有三大本照片,而幾乎每張照片裡,他們不是互相觸碰,就是靠在一起。要是你去度假,和一群人去餐廳,為什麼你總是在這個人身邊?我有四百張Clyde的照片,他們始終在對方身邊。然後我又發現胡佛收藏了一套照片,都是Clyde的睡顏。我個人覺得,哪怕這些不是絕對的證明,也提供了更多的證據。


問:要是一對單身男女一起在FBI或其他地方共事,每天早上一起上班,每天一起吃午飯,每晚一起回家,一起度假,同住一個酒店房間,那麼兩人之間肯定有點什麼。但要是兩個始終單身的男人做一樣的事,我想基於傳統的偏見,有些人總是不願下定論,而是要求給出幾乎不可能有的大量證明。


答:沒錯。


問:就我看來,這部電影的卡司之中,你似乎是最常公開談論片中吻戲的人。


答:這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的!人們劈頭第一道問題總是「親Leo的感覺如何?拍同性愛場面的感覺如何?」什麼鬼啦?根本沒什麼不同!要是我和一個女演員拍對手戲,大家第一道問題絕不會問這個,因為這有點不得體。戲裡我還要開機關槍,而我不懂得怎麼開機關槍。但他們就這麼把槍遞給你,說「開槍吧」,你得回答「好啊」。那一幕(吻戲)我要思考的東西很多,並不只是「喔天啊,我要親Leonardo DiCaprio了,喔天啊,我要親男人了」。


問:你認為這部電影的主題和現在這個時代有什麼聯繫?


答:這像是映照出一個過去的時代;又或者這個時代還沒完全過去,但即將成為過去。現在如果你出櫃,說「你知道嗎?我是同性戀,而且為此自豪。」大家差不多都會給你鼓勵,說「很好,就按你想要的去做吧。」


問:你是否希望這部電影的時代將近成為過去?


答:對,因為這樣的觀念已經不合時宜了,正如不久之後國籍也會失去意義,因為世界變得那麼小。你來自哪裡、哪個州份,意義何在?「我是阿肯色州來的,你呢?」「你是內布拉斯加來的,那裡生活如何?」不。世界愈來愈小,「你是哪裡來的?你的性向是什麼?」這些都是過時的問題,以後再也不重要了。


問:你的家人或其他親近的人有沒有反對你參演這部電影?


答:有,肯定有。我媽媽的家族非常老派:他們來自俄克拉荷馬。我外公經歷過大蕭條,非常傳統,就像個傳教士。但他倒是沒有反對,說「好棒!」他很是替我高興,這挺有意思的。不過,當然有人說「不,你不能演這個,你不能演這種角色!」為什麼?為什麼你們對我演這個角色那麼有意見?這角色和我之前演過的都不一樣。這就是我當演員的原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