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3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Man From U.N.C.L.E.][紳士密令][美蘇] 遲來的Illya生日賀文:五百顆愛心

如果可以的話,蘇洛會親手做一個兩人份量的生日蛋糕,用伊利亞喜歡的黑巧克力和櫻桃,上面綴幾朵粉紅糖片做成的玫瑰花,最大那朵的花蕊裡放著一對銀亮的鏤刻白樺葉紋袖扣,一個刻有「I」「N」兩個字母,另一個刻著「K」「S」:他們名字的縮寫,交織在一起。

他還會在唱機上放一張俄羅斯傳統音樂的唱片,然後伸手向壽星邀舞。客廳玫瑰紅的窗簾把夜色隔絕,他們會在柔黃的燈光和燭影裡、在彼此的臂彎裡起舞。他貼上對方的臉頰之時,會感受到那向來微涼的肌膚在他體溫的親近之下迅速溫熱起來。


但現在,這些事情蘇洛一件都做不了,因為他們身處阿根廷一個窮鄉僻壤,在一間切切實實只是用幾塊木板搭起來的房子裡瑟縮,忍受板縫穿透進來的寒風。


該死的韋弗利。


「快睡吧Cowboy,明天一早我們就要動身了。」


伊利亞在被抱歉地稱之為「床」的木板鋪上被蓋後躺下,動作神情語氣都如此稀鬆平常,彷彿七月份在嚴寒天氣裡住木板房是天經地義的事。


KGB都吃什麼長大的啊。不懂風情,沒有情趣,對享樂一無所知--


像這樣的人,至少該讓他好好過個生日。


蘇洛雙臂交叉,盤坐在自己的木板床上,看著對面那團黑影,想了一會,又想了一會。


「欸,Cowboy你幹嘛?」伊利亞感覺到對方鑽到他背後時說。「怕冷嗎?你們美國人就是那麼禁不起--」


「噓--先別說話。」蘇洛貼近,伸手抱住蘇聯人的腰。


「到底--」


伊利亞突然安靜下來。冰冷狹小的室內,只有蘇洛輕聲哼起的旋律在迴蕩。


那是熟悉又陌生的輕快曲子,俄語;伊利亞都是在國內出任務時,在某些達官貴人為孩子開的派對上、在不屬於自己的熱鬧歡快氣氛之中聽到。歌詞有點傻氣,關於雨天、水窪、手風琴、乘直升機的巫師和冰淇淋,


關於生日。


對喔,今天是七月二十五日,他的生日。


這時,蘇洛已經唱到最後一段:


巫師會突然現身

乘著藍色直升機

給我看免費電影

祝我生日快樂

飛走之前

他也許還會留五百顆愛心給我


「五百支冰淇淋。」伊利亞說,每個字都好像堵在喉嚨裡。


「嗯?」


「是『五百支冰淇淋』,不是『五百顆愛心』。」


「我知道,我故意改的。」


「嗯哼。」


蘇洛收緊了擁抱。「生日快樂,Peril。」


「謝謝。」沉默半晌之後,伊利亞又開口了,音量很輕,聲線卻還是緊緊的。「我自己都忘了。」


蘇洛猜想,大概自從他父親被送到勞改營之後就沒有慶祝過生日了吧。「我想也是。」


伊利亞不再說話了。


好一會,他們就這樣一前一後,緊貼地躺著。所以要是其中一人的呼吸節奏有了變化,就會輕易被發現。


於是蘇洛把伊利亞扳轉過來,雙唇貼上他的眼角,吻去了那點濕涼的水珠。伊利亞把手鑽到他的身後,回吻的時候眼角還是有淺淺的淚水滲出來,但嘴角是微微勾起的。


蘇洛心想,等任務完成,回到家他還要再跟伊利亞講一次「C Днём рождения」*。那時候就真的會有黑巧克力蛋糕,糖玫瑰,花蕊裡一對刻了字的袖扣。


還有「五百顆愛心」,一顆代表一個吻。




*俄語「生日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