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Man From U.N.C.L.E.][紳士密令][美蘇] 關於衣服的一二事

 互穿對方的衣服自是戀人之間的情趣,不過蘇洛和伊利亞第一次這麼做是因為出錯。那時候,他們還不是一對,而是處於所謂的曖昧期。

當天下午,他們兩人本來都在總部,因為形勢突變而需要馬上分頭出發到不同的地方。「立刻動身,我們會派人把你們的行裝送到酒店」,韋弗利如是說。


到達總部安排的酒店後不久,伊利亞就收到了他的行李箱。他把箱子放在床上,打開,準備換上吃晚飯要穿的西裝。


其中一個目標人物今晚也會在酒店的餐廳用餐。


開箱的時候他就覺得不對,首先西裝外套的孔雀藍格紋款式就很不符合他的風格。襯衫的問題更大,袖子短了一截,胸圍尺寸卻大了一圈。他皺起眉頭,脫下這件換上另一件,情況也一樣。


伊利亞內心開始陰雲聚集。他抓起燙得筆挺的褲子穿上;不出意料,褲子被他穿成了八分褲,而臀部位置鬆鬆的,足夠塞進一隻小母雞。


外套用不著試穿了。他也終於知道為什麼開箱那一刻,撲面而來的古龍水氣息聞起來那麼熟悉。看著還掛在身上飄著淺香的淡銀灰素面細紋襯衫,伊利亞莫名其妙地臉紅起來。


不久,U.N.C.L.E.總部接線處收到一通簡潔有力的電話。


「行李箱錯了,送過來的是牛仔的。今晚無法執行任務。」


接聽的小情報員下意識地看了看頭頂,彷彿電話另一端因隱含怒意而顫音特別重的陰冷嗓音召來了西伯利亞的風雪,隨著電話掛斷的嗡嗡聲在他頭頂背脊寒蕭蕭地颳起來。


兩分鐘後,接線處收到另一通電話。


「送來的行李箱是Peril的吧。衣服料子還可以,但那種顏色怎麼穿嘛,不過反正他的衣服我塞不進去。這傢伙到底有沒有在吃飯?而且他都穿什麼老頭子樣式的睡衣,簡直沒辦法看,為什麼不買絲質的,黑色或寶藍色,深紫紅配他的金髮也很性感……或者索性不穿也可以啦。喔我本來想說什麼來著?對了,商店都關門了,沒法去買衣服,今晚的任務就先取消囉。」


每一句話之間都嵌著歡快跳躍的八分音符。被一冷一熱的態度接連衝擊的小情報員聽得懵懵懂懂,差點在記錄口信的小便條紙上寫下「深紫紅睡衣配金髮很性感」。


當天晚上,挺習慣裸睡的蘇洛帶著寬容的微笑,穿上伊利亞的寬鬆老頭子睡衣躺上床。而向來記得KGB特工手冊第五章第六條「做好隨時應付突發情況的準備,就寢時至少必須穿上睡衣」所以出任務時決不裸睡的伊利亞,黑口黑臉地確認了行李箱沒有放睡衣,只好忿忿然抓了件料子上乘的淺藍襯衫披上,但猶豫許久之後還是放棄了把西裝褲當睡褲的念頭。


第二天大早,總部把衣服補送來了,任務也並沒有受到伊利亞口中這個「KGB絕不會犯的低級錯誤」妨礙,最後順利完成。回去之後他們把箱子交回對方手中,蘇洛開箱看到衣服都疊得好好的,就除了那件淡藍襯衫皺巴巴。


「你把我的高級訂製襯衫當睡衣了。」蘇洛搖搖頭。


「誰叫你的睡眠習慣那麼不專業。」伊利亞冷冷地回答。


「呃哼。」蘇洛說,把衣服又逐件翻看了遍,眼睛突然一亮。


「嗯--所以你,只拿了我的高級訂製襯衫當睡衣。」


慢悠悠的一句話,「只」字故意說得特別重。就算嘴邊沒有那一抹別有所示的微笑,也不難想像美國人腦袋裡現在裝了什麼樣的畫面。


伊利亞回不出話了,恨不得把那條可以裝小母雞的褲子套到蘇洛頭上。不過KGB反撲十年未晚,一個月後,已是戀人身份的他照顧受傷的拿破崙•世界上最難侍候的病號•蘇洛時,故意以那個「美國人腦袋裡的畫面」出現,不是在房間裡晃來晃去,就是翹著腿坐在床邊的靠背軟椅裡看報紙。聽到蘇洛發出絕非疼痛所致的呻吟時,報紙背後的伊利亞應的那句「怎麼了嗎牛仔?」每個字都自帶壞笑的表情符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