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Man From U.N.C.L.E.][紳士密令][美蘇] 驚魂記(上)

 以一敵十對伊利亞來說是特工基本功,從樓梯間一路過來,他輕輕鬆鬆就搞掉了九個。最後一個比較難對付,他們互相打落了對方的手槍,糾纏著一路扭到一個房間,但伊利亞還是漸漸佔了上風。最後那下匕首的落點是致命的,那人瞪大眼睛、嘴唇扭曲成怪異的微笑,手在身側撓了一下之後握緊,使盡最後的力氣朝他的臉一拳揮去。伊利亞本能地往後仰,晚了一秒鐘才發現對方的真實意圖。

**********************


「伊利亞,請通話。」


在地下室的蘇洛已經找到暗格所在,純熟地用他那套幾乎無所不能的工具開了鎖,取出他們要拿的東西。現在只需要確定伊利亞已經清除離開路線的障礙。


「伊利亞,你在嗎?請通話。」


通話機沒有回應。蘇洛皺起眉頭:他在地下室已有一段時間,按照蘇聯人平常的效率,這時候應該早就搞定一切了。


「伊利亞,有什麼狀況嗎?請通話。伊利亞?」


還是得不到回覆。蘇洛拔出配槍,衝了上樓。


**********************


踏上走廊的時候,蘇洛最先看到的是屍體;有那麼一剎那他以為伊利亞也躺在那裡。他穩住有點急促的呼吸,維持著戒備的姿勢,躡足繼續往前走。


一切都太安靜了,很不尋常。


沒多久他看到鮮血從一個小房間緩慢流淌到門外。他緩步往前走去,心跳在胸腔裡震耳欲聾。來到門口朝裡一看,有個倒霉鬼躺在血泊中,身上插的那把匕首他認得是搭檔的。


「伊利亞?」蘇洛輕聲叫喚。


然後他聽到了--一聲抽氣,接續一串顫抖的嗚咽。


在門後面。


他以最快的速度掀過門板,槍口對準聲音來源。


「不--走開!」


他被這哀悽的尖叫鎮嚇到了。


要不是那身裝扮、那頭金髮,蘇洛絕對不會相信這個踡縮在地上抱著頭瑟瑟發抖的人是伊利亞•庫里亞金,KGB最優秀的特工。


*******************************


「伊利亞,聽我說。」


經過對方一番尖叫、躲縮、哀求、差點沒換氣過度昏過去,蘇洛終於發現最好還是不要靠太近,於是愁眉苦臉地蹲著往後退了整整兩米半。


「我是你的搭檔,記得嗎?我不會傷害你。」


伊利亞縮著身子,半張臉埋在牆邊,閉著眼睛死命地搖頭,齒縫漏出的每一個字都像是哽咽。「不要過來--」


「我沒有要過來。」蘇洛深深吸一口氣,努力保持語氣平靜。「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我就不過來,好嗎?」


伊利亞依舊只是下狠命的甩頭,雙臂把自己愈抱愈緊。「別--我不知道、不知道--」


蘇洛的頭開始痛。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能把有本事三拳幹掉一個人的超級特工嚇成這副樣子?在蘇洛心目中,哪怕有個七孔流血的喪屍騎著火龍殺過來,伊利亞第一個反應會是一把飛刀刺中龍心,第二個反應是一槍讓喪屍腦袋開花,喔都不會喔一聲。


他轉過頭,再次打量起不遠處的那個死人。怎麼看都是被伊利亞一刀結果的,沒什麼不尋常之處--除了掉落在他手邊的那件東西。蘇洛起身走過去,把東西拾起來。


棗子形狀的厚軟膠囊。他捏了捏,裡面空空如也。


此時耳機傳來蓋比的聲音。「蘇洛,請通話。」


蘇洛這才想到,此時肯定早已過了他們約定的聯絡時間。他把那件東西揣到衣袋裡,打開通話機。


「蓋比,我在。」


德國女孩在另一邊小小舒了口氣。「都順利嗎?」


「東西到手了,對方的守衛也搞定了。但,出了點狀況--」他扭過頭,只見蘇聯人不可思議地把自己縮得小小的,半埋在手臂裡的臉上,一雙大眼睛看著他像是見到鬼一樣,滿是驚恐。「--是伊利亞。」


「他受傷了?要派醫療隊過來嗎?」


「不,應該沒有受傷。」也不會是撞到頭,腦震盪的症狀絕不是這樣的。


「那是什麼狀況?」光從語氣就聽得出蓋比皺了眉頭。


「這--一言難盡。」蘇洛揉揉臉。「總之我盡快帶他回來,到時再解釋情況。」


關掉通話器之後,他轉向伊利亞。


「伊利亞,我們不能一直待在這裡。車子就在外面,我們先出去,好嗎?」


說著他就伸手去拉對方--這一著太過冒失。


「別碰我別碰我--!」伊利亞發出只有恐怖片才會聽到的那種尖叫,以一種慌不擇路的狂亂感順著牆邊一路退縮到角落。


莫非剛才上樓時觸動了哪道次元門,穿越到另一個時空了嗎?還是剛才他在下面偷東西的時候,有外星人來把伊利亞的魂抽掉,塞了一隻土撥鼠的進去?蘇洛閉上眼睛,狠狠下了個決心。


「實在是沒辦法了。」他們不能無止境的在這裡耗下去。「對不起,伊利亞。」


美國人大步一邁,抓住伊利亞的胳膊,趕在對方還沒來得及又發出希治閣電影女主角式的慘叫前,以計算好的力度一掌朝他後腦劈了下去。


*****************************************


蘇洛半抱半拽半拖著被自己打昏的搭檔朝他們停車的地方走去。他沒有伊利亞徒手抬機車的能耐,深深覺得這次任務肯定要害他得肌肉勞損,不然就是氣喘病。


「我告訴你Peril,」他喘著粗氣,汗水從額頭一路滑過鼻樑,落在唇邊:「你要麼長矮點,要麼變瘦點,不然下次不管什麼事我都不會再抬你了。」


伊利亞的鞋跟在地上拖著,發出輕微的的達聲。


「還有,要是你以後再敢說我胖,我就把你的棋子全部塞到你屁眼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