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Man From U.N.C.L.E.][紳士密令][美蘇] 雨天的俄式早午餐

紐約的天空是睡眼矇矓的灰色,雨點在窗上敲出單調的節奏,打成一首晨間的催眠曲。

室內,蘇洛歪在自家公寓的深藍天鵝絨沙發上。壁爐架上的古董鐘時針指著十點,早已過了平常他給自己做一頓豐盛早餐的時間。不過此時他仍然披著絲質和服式睡袍,腰帶繫得鬆鬆地,抱著個坐墊絲毫沒有移動半分的意思:剛剛結束的任務非常艱苦。三個月來,他們到處奔走,避過槍陣、躲過炸彈,在下水道泡得牙齒打顫、在熱得不似人間的盛夏天氣裡烤成人乾,潛進猶如謎陣的地下兵工廠幾乎逃不出去……


任務完成之後,韋弗利很識相的給了他們休假,所以蘇洛雖然已經起床,但還是寧可攤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讓一身快要散掉的骨頭好好休息下。


「Peril啊,不然你熬個湯給我喝。」


腔調懶懶的,不怎麼認真。回話的人在沙發另一邊,也用差不多的語氣,很不像他平常。


「你才是主人。」伊利亞放棄了軍人式正襟危坐的習慣,長腿舒展開來,襯衫領口半敞著,蘇洛家柔軟的沙發彷彿要把他整個人吸進去。「難道叫客人做飯是美國的禮儀嗎?」


「我一直都把你當作這裡的主人耶。」蘇洛終於挪動身子,湊近對方的時候還故意誇大乏力的樣子,額角靠在人家肩膀上,呼出的氣息熱熱的落在伊利亞衣領之間。


「……我又不是沒有住處。」蘇聯人本來因為疲憊而顯得蒼白的臉微微紅起來。「而且你現在的體力不是應該比我好嗎?」


任務中他們分頭行事,蘇洛比伊利亞早一天回來。


「那麼這位體力不好的先生,」蘇洛的手從伊利亞的衣襟處滑到腰間。黑色密織布料還透著雨水濕涼的氣息。「任務完成之後你為什麼不先回自己的家,倒是冒雨多走二十分鐘的路到我這裡來呢。」


伊利亞「哼」一聲,閉起眼睛,嘴角的笑意和他在蘇洛腦袋上敲的那一記一樣,都是軟綿綿的。


最後蘇洛還是起來,做了個紅菜湯,配烤麵包。而伊利亞早踡縮在沙發上睡熟了;蘇洛替他蓋好毛毯,拂了拂對方落在眉間還沒乾透的前髮,然後自己盛了一盤湯,坐下,配著戀人的睡顏吃。


正宗的俄羅斯風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