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Social Network][雙子] Confession

 

Tyler很生氣。


新賽季前例行的考核剛結束,Cameron就丟下划槳直奔更衣室,吐得差點沒脫水,Tyler把他從廁格裡半拖半扛出來的時候都讓隊友叫醫務室抬擔架了。不過Cameron貫徹自己的風格,堅持用走的,於是Tyler只好又仗義當他的助行器。平常Tyler是很願意有機會光明正大地和哥哥親熱地走一起而不被閒話,但摟著一個看起來快死掉的Cameron去見醫生絕不是他心目中的理想情景。


那天早上出發去河邊之前他就覺得哥哥不太對勁,但Cameron堅持說只是前一晚沒睡好。結果診斷是普通發燒但勉強參加划艇考核而體力透支過度,不用吃藥,多喝水躺個三兩天就好。


「所以,不舒服為什麼不說?」


Cameron昏睡了大半天,睜開眼睛時終於略像個人樣。Tyler充當盡責的男護替他量體溫遞水之後,彆在心裡的問題再也忍不住。


哥哥小口小口的喝水,抬眼就看見弟弟交叉雙臂,偏著頭半闕著嘴--他還從來沒見過Tyler那麼像他們媽媽,要是他精神再好些的話定然會笑出來的。但此時他只能悶著氣息答話,聽起來非常的委屈:「我要是缺席,你就得跟Jamie同組,可能會影響你的得分。」


Jamie是划艇隊裡表現墊底的替補。


Tyler聽了先是一怔,臉上的怒氣像掉落掌心的雪花一樣瞬間消融。


「Cam--」他嘆口氣,垂頭把額角靠在哥哥肩上。「你不必這樣的。要是你因為這次考核缺席而下場不能上,我也不會想上。所以你不用在意我的分數。」


「你在說什麼呀。」Tyler髮間的淡淡洗髮乳香氣令Cameron有點暈乎乎,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Tyler沒有直接回答問題:「你知道為什麼每次划艇我都選擇坐你後面嗎?那是因為,」他抬起頭直視哥哥。「比賽的時候我喜歡你在我目光所及的位置。你划動船漿的節奏、肩臂移動的幅度、就連頭髮飄動的樣子,都令我覺得安心。。。」


向來不愛咬文嚼字的Tyler輕笑起來,似乎對自己突發的詩意感到不好意思,但目光並沒有從哥哥身上挪開。


「要是你不在我前面,划艇也就沒意思了。」


Cameron覺得兩頰都燒起來了,但肯定不是低燒還沒褪盡的緣故。


「所以快點好起來呀。」Tyler捋捋哥哥早已睡亂的頭髮,很順便的送一個貼唇的吻。「我去給你弄點吃的。」


Cameron躺回去把臉蒙在枕頭裡。現在才發現,Tyler不但表情可以像媽媽,想不到連文藝基因都有。這真的是他那個差點在校長面前爆粗的弟弟嗎--


哈佛的紳士露出一個誰也看不見的充滿少女氣息的傻笑。




=======迷你番外=======




「來,喝湯。這個,呃--」把盤子端上來的時候Tyler少有地微紅了臉。「是罐頭湯。不過我加了牛奶。」


最後一句用了點力氣強調,以表示有花心思。


Cameron微笑著接過,用一種了然於心的表情看向弟弟。「要是沒看錯鐘的話,你去廚房之後我又睡了一個多小時。」


果然想要瞞什麼都不會成功呢。


「好啦。」Tyler覺得應該要有點惱羞,可就是氣不起來。「我有試著自己熬。好難喝。」


「所以倒掉了?」雖然弟弟強調很難喝,但畢竟是他第一次為自己下廚,Cameron暗地裡為了試不著而覺得有些可惜。


「不--」Tyler皺起臉。「我自己喝掉了。」


Cameron笑了。


「下次我們一起研究食譜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