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Man From U.N.C.L.E.][紳士密令][美蘇][公爵王子AU][想不到標題啦] 第一回

 伊利亞知道哥哥向來討厭他,但不知道討厭到不惜要置他於死地的程度。本來他以為只要循規蹈矩,不多說一句話不多做一件事,出巡的時候騎一匹灰溜溜的馬穿一身泥土色衣服默默跟在光鮮奪目的王兄後面低著頭走,就能夠自保(雖然不管他怎麼努力當佈景板,向他喝采鼓掌拋鮮花的子民就是比較多,對此他也無能為力)。但看來他高估了新登基的亞歷山大國王的心胸和親情觀念。

所以,當黑森林有惡龍肆虐的傳言愈來愈像是真的,伊利亞一點也沒有想到這會是噩運的起點。


「不能任由怪獸傷害我們的子民。」亞歷山大國王說。「王室有責任保護大家的安全。為了顯示決心,我會派出伊利亞王子承擔消滅惡龍的任務。」


那時伊利亞還天真地以為王兄至少會給他一支精銳護衛隊。


結果並沒有。


隨行的只有兩個「保鑣」(「只不過是一條龍而已,王弟有勇有謀,要應付絕對綽綽有餘,對吧?」國王瞇著眼睛如是說)。進入黑森林之後第一晚,他們在他的水裡下藥,第二天早上他渾身痠痛地醒來,發現自己雙手反綁,被牢牢捆在一棵樹幹上。那兩個所謂保鑣已經不知所蹤,而眼前站著的這個滿臉皺紋的老頭--


「魯迪?」


這天天在他王兄身後像跟屁蟲一樣諂媚討好的傢伙大多數時候只是很惹人厭但人畜無害,然而此時在黑森林幽微的晨光之中,他眼裡透出陰森的狂喜,嘴角的笑容古怪地扭曲,令伊利亞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殿下。」魯迪花巧地行了個禮。「終於輪到殿下了。我等了今天很久。」


「你指的是--?」無論魯迪打的是什麼主意,伊利亞的預感很不好。他盡量不著痕跡地試探縛在身上的繩子有多緊。


「殿下該不會以為真的有什麼惡龍吧。」魯迪的笑容愈來愈深。「但那些滿身傷痕的人死相很逼真,對不?那些可都是我的藝術傑作。」


伊利亞突然知道他那好哥哥打的是什麼主意了。他無能為力地想要掙脫捆綁。


--啪!啪!


魯迪從腰袋抽出一根粗鞭子,狠狠往他身上抽。


伊利亞措手不及,叫了一聲。


--啪!啪啪啪!


鞭子換了個方向,又連抽了幾下。這次伊利亞咬緊了嘴唇。


「我可以想像,」魯迪平常誠惶誠恐的聲音此時有一種惡毒的愉快。「殿下身上的傷痕就像被惡龍的尾巴抽到一樣。」


老頭甩掉鞭子,從腰袋又摸出另一件玩意。


匕首。


「是時候被龍的牙齒咬一咬了,殿下。」


伊利亞知道自己一定沒有很好地掩飾眼中的驚惶。魯迪的笑容更歡樂了些。


「我們來看看--」老頭趨近:「第一下咬在哪裡好呢。」


下一秒刀刃就狠狠扎進伊利亞的肩窩。


他的慘叫大概方圓十里都聽見了。所以這就是王兄想要的?--把他傷痕累累的屍體抬回王宮,騙大家說王子壯烈犧牲了,然後舉行一個盛大的國葬。。。


「原來、王兄討厭我到這個地步。」伊利亞喘著氣,頓悟似地喃喃自語,低頭看見左肩傷口的滲血已經把襯衫布料染得鮮紅。


「非常可惜,殿下。」魯迪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不過也是一件幸事,因為您會是我最優秀最獨一無二的藝術品。龍的下一口--自然是咬在這裡。」


下一刀刺在腰間。伊利亞這次只哼了一聲,額頭滲出冷汗。劇痛之中他模糊地想到,魯迪連續兩刀都揀不是要害的部位扎,看來他是打算慢慢玩這個遊戲了,說不定還是國王的授意。


手足情萬歲。




--咻!




魯迪才剛又揚起匕首,一支箭就沒入了他的項間。伊利亞瞪大眼睛:面前的老頭目光驟然失焦,然後像根木頭一樣直直倒了在地上。


腳步聲由遠而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