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Man From U.N.C.L.E][紳士密令][美蘇] CIA之吻

「一個人跳舞多沒趣,我需要舞伴。」

不等伊利亞回答了,光看那張臭臉就知道那抿成一條線的嘴會吐出什麼話。蘇洛拉手挽腰給他們倆擺好預備姿勢,就硬是帶著伊利亞轉起圈圈來。

「我說了不跳,Cowboy。」蘇聯人的小腿被一勾,老大不高興地轉出一個好看的弧度。「而且你為什麼老愛放這首歌。」

蘇洛一直沒有告訴他,那天晚上在衛星工廠,那輛卡車的收音機以史詩式愛情片的高亢格調播著的,正是這首Che Vuole Questa Musica Stasera。回到酒店之後為了把戲演下去而和維多利亞一起翻滾到床上的時候,他閉起眼睛滿腦子也還是這首歌,以及某個金髮美人--喔,說的並不是維多利亞。

這種事還是找個更合適的時機再說。現在蘇洛只是眨眨眼,出奇不意地旋身使力,伊利亞就在「我會再次聽到你那溫柔甜蜜的細語」這一句的中段華麗麗地下了個腰。

「Cowboy,」伊利亞死死抓住蘇洛的肩膀,血一下子全往臉上衝。「別逼我對你用KGB的kiss。」

要不是蘇聯人的上半身完美地向後拗成了一道拱橋,整個人在吊燈下還像打了一圈少女風的柔光,這個威脅理應值得嚴肅看待。

「喔?所以你不想跳舞,但是想親親?」

「我沒有那麼說--」

*******************************************

四小時之後,地板一片狼籍。

唱機早就停了,但「讓我想起你,只屬於我的你,只屬於我的你」的歌詞還在某個清醒的腦袋裡盤旋。蘇洛一手支著下巴,臉上的微笑滿足得猶如《My Fair Lady》裡吃了許多巧克力的伊麗莎杜利朵。

「CIA的kiss需要多年才能掌握,被攻擊的人會失去衣服、失去節操、最後失去意識--」他想了想。「--估計八個小時。」

他的指尖輕柔地滑過趴在特大雙人床上的蘇聯人金色的髮際,拂過耳垂,沿著脖子一直遊走到光裸的肩膀。

睡死了的伊利亞好像夢到被誰家的公貓騷擾了似地,不耐地咕噥一聲,下意識往蘇洛懷裡鑽了鑽。

蘇洛的手貼著對方平穩起伏的背部滑進被子裡,最後停駐在腰間。

「而且,想怎麼摸都可以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