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Man From U.N.C.L.E.][紳士密令][美蘇] Love Actually

 伊利亞圍上蘇洛的牛仔圖案圍裙,像例行祈禱一樣默默在心裡唸了聲「好醜」,就煎起了鮭魚排。

牛油,檸檬汁,胡椒。用心做一頓飯的感覺熟悉而遙遠:那是在他父親被送去集中營之後,母親為了張羅食物和日用品,每天都讓父親的老朋友上門「探望」,有時一個,有時兩個。那時他已經夠懂事,知道母親在做什麼,也懂得她這麼做的原因。於是,當母親帶著灰槁的微笑把鈔票交給他的時候,他總是盡可能用那些錢買最好的食材,帶回家,好好做一頓飯,然後輕聲把靠在窗邊出神的母親喚來一起吃。


對伊利亞來說,做飯這件事從來不是為了自己。考上特種部隊以後,一個人住在外邊,就總是一個麵包,胡亂加點配料就算一頓。加入KGB後到處出任務,更加沒有需要為誰做飯了。


平底鍋的油給煎得滋滋作響。他熄了火,把鮭魚上盤,放上切成同等厚度的檸檬片。才要端上桌,又想了想,把其中一盤鮭魚排切成合口的大小。


開放式廚房的另一端,蘇洛在餐桌旁坐得懶洋洋地,受傷的右臂用吊帶懸著。幾小時前,他們險險地從目標人物的莊園逃走,途中碰上幾個守衛。本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只不過其中一個長得比伊利亞高大半個頭、身板比蘇洛壯一圈。蘇聯人少有地被甩飛,而美國人的胳膊差點沒被硬生生折斷,幸好伊利亞憑著運氣沒一頭撞上大理石柱子,在地上滾了幾滾還來得及在蘇洛慘變獨臂俠之前撲過去打救。現在在安全屋裡,蘇洛目光停留在伊利亞腰間繫著蝴蝶結的背影,臉上始終帶著笑意,彷彿剛才驚心動魄的那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喏,煎鮭魚。」伊利亞把切過的那一盤鮭魚排端到蘇洛面前,另一盤放在自己那邊。「可惜沒有香芹。」


也沒有齊全的食材,不然他會加燉一鍋白菜牛肉湯。他做出來的菜味道都很像樣,但和蘇洛不同,他只懂做簡單的料理,變不出那些精緻的花樣菜式。


他知道蘇洛不介意。


此時,蘇洛嗅著鮭魚的香氣,讚美地嘆了口氣,順手取過桌上的一瓶黑皮諾,用牙咬掉瓶塞,給他們各斟了一杯。「好菜配好酒。Cheers,Peril,慶祝我們把那巨人打翻。」


「是我打翻的,Cowboy。」


「是我朝他的嘴裡塞了一把泥巴,他才沒有再追上來。」


「是他摔地上而你起跑的時候剛好踢了一把泥巴進他嘴裡,他才沒有追上來。」


「你就不能分我一點功勞嗎,Peril。」


碰杯的時候,蘇洛把眉毛倒豎成八字,而伊利亞「嘖」一聲,嘴角倒是勾起的。


「Peril啊--」酒喝下去,蘇洛微微偏著頭,投向伊利亞的目光多了幾分捉狹。「餵我。」


伊利亞用揚起的眉毛表達出「我剛細心把你那份魚切成小塊,就是為了方便你單手也能吃啊」的意思。


而美國人抱著包紮得妥妥當當的手臂,一臉明知故犯的笑容。伊利亞瞪過去,但他不用看鏡子都一清二楚,自己的表情一點都不兇。


「哼。」他伸手拿起蘇洛面前的叉子。「就一口。」


「吝嗇。」


「閉嘴。」


「閉了嘴怎麼吃--噢嗚。」


一口鮭魚塞進了蘇洛的嘴裡。


也許現在做的這頓飯也仍舊不是為了自己。但穿著醜圍裙,下廚、喝酒、鬥嘴,這一切和少年時代在灰濛濛的窗邊一面煨湯一面強壓著傷感和怒意的情景是多麼的不同。


還餵食呢(哪怕只是一口也是餵)。於是伊利亞知道,他真的戀愛了。


*************************************


【迷你番外】


「Peril?」


「嗯?」


蘇洛用幾乎是愛撫的手勢拂了拂伊利亞還沒解下的牛仔圍裙。


「明天也做飯?」


「嗯。」


「也穿這圍裙?」


「嗯。」醜歸醜,但不然怎麼樣。


「只穿這圍裙?」


「嗯--等等,什麼?!」


「你答應了呀。」


「什麼答應--並沒有!」


Cowboy被牛仔圍裙扔了一臉。


生活略有跌宕,但仍然戀愛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