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Man From U.N.C.L.E.][紳士密令][美蘇]失策

 「拿破崙蘇洛,放我下來。」

「我一放手你就掉地上了喔。還是說這是你的意思?」


「別裝蠢。」


「那麼剛剛是誰在裝沒病?」


「這跟你--」伊利亞掙扎了一下,還是沒能把「抱」字說出口。「--現在做的事一點關係都沒有。」


「當然有。你剛才要不是像看到裸男的維多利亞貴婦人那樣昏倒,我用得著那麼體貼的抱你上床嗎。」


伊利亞因為高燒而本來就漲紅的臉,現在紅成了蘇洛珍藏的一幅馬蒂斯上的褚紅顏料。然而他無法辯解:事情落到這般田地,只能怪他自己。


並不是說發燒本身。伊利亞把身體練得很好,但人畢竟不是神獸,再怎麼壯也始終有失守的時候。再說這次還算幸運,病魔在任務完成之後才找上門,只不過來勢洶洶:高熱,全身痠痛得好像每根骨頭都被打進了一根釘子,渾身發燙但雙手卻像是剛剛在冰裡泡過一般,還有他的頭--再也別提他的頭,疼得他都想一拳把自己打暈了。


更不堪的是,多得韋弗利的安排,他得和蘇洛暫時留在一間安全屋裡。為了拒絕示弱--對,他的腦袋就是這麼運作的--哪怕他覺得自己快死了也絕不肯表現出半點生病的樣子。


本來是可能有丁點成功的機會。偏偏蘇洛婆婆媽媽問長問短(蘇洛說,那叫噓寒問暖),他為了證明自己好得很,賭氣喝下了茶几上的一杯威士忌。


伊利亞馬上就知道這是個巨大的錯誤。


他的胃燒起來似的翻攪得難受,嚴重危及剛才勉強吃下去的義大利麵(蘇洛親自下廚,伊利亞沒有表現出應有的欣賞,害美國人牛皮糖般有彈性的心靈有點受傷),於是他慌張地站起來--這是第二個錯誤。


起身的那一刻,整個房間在他眼前傾側,隨即化成一團昏黑,黑暗中彷彿還聽到牛仔喊他的名字。嗯,那語氣有些。。。。。。驚慌。


等他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就是現在這般光景了:他被抱得像個新嫁的公主,在蘇洛意外地壯碩有力的臂彎裡。


「你是故意走那麼慢的嗎?」伊利亞很希望能夠再咬牙切齒些,但現在渾身發軟的他只能一副放棄人生的口吻。


「拜託,你以為你是蓋比嗎,兩百磅的俄羅斯大熊先生?」


伊利亞低低用俄語罵了一聲。


「嘖嘖,總是那麼不注意措詞。」


蘇洛的腳步晃了一下。


「你要是敢把我摔下去--」


「我以為你想要下來?所以你還是挺喜歡我抱的嘛,想不到喔。」


伊利亞想在他下巴抽一拳而沒力氣,消極地哼一聲閉上眼睛,按平常「老子不理你了」的習慣動作,偏過臉去。


這是他的第三個錯誤。這一偏,就把臉埋到蘇洛懷裡去了。


「親愛的,你生病的時候真是特別嬌氣。」


伊利亞渾沌的腦子裡已經想到二十種教訓牛仔的方法;等他恢復元氣的時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