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Man From U.N.C.L.E.][紳士密令][美蘇]A Chat

 「Peril,來說說看,俄羅斯到底有什麼天地精華,養出你這麼個體質異常的傢伙?」

剛才的追逐戰以大家的車子輪番摔下山坡收梢,現在韋弗利隨行手下僅有的一位醫護人員正在給蓋比驗傷(蘇洛和伊利亞都堅持女士為先),蘇洛歪在一邊給額頭止血,伊利亞確認了蓋比只受了皮外傷,便也免得礙事,默默在蘇洛旁邊坐下。對於美國人的問題,伊利亞翻了個白眼:「Cowboy你又想暗示什麼?」


「別想得那麼複雜,就是字面的意思。你剛才可是飛摔下山坡還被機車壓著。」一般人沒死就算幸運了,然而蘇聯人不但自己站起來,還抬起機車朝亞歷山大砸過去。這比較像是超人的伎倆吧(順帶一提,估計伊利亞不知道「超人」是啥傢伙)。


「運氣。」事實是他碰巧跌在坡上的凹坑裡,機車其實沒有完全壓在他身上。「還有腎上腺素。」


蘇洛想起他們第一次在東柏林的「相遇」,還有當時自己對這個對手的不可思議之感。「你令我大開眼界啊,Peril。」也許因為任務過後疲倦上湧,加上剛才頭上吃了一記影響了思考,蘇洛不知為何覺得他們之間的態度可以再親和些,於是一面說著一面很友愛地用手肘在對方身側捅了一下。


這個動作引出一聲悶哼。「Ouch,別這樣,Cowboy!」


蘇洛看向對方滿臉烏雲一手按住胸側的樣子,揚起了眉。「所以還是會痛的?」


伊利亞咬牙切齒地回答:「廢話。不然你來摔一次,看看痛不痛。」


「拜託,你那張臉淡定得人神共憤,誰看得出你痛?所以你的神力還包括忍痛喔。」(閉嘴,Cowboy。)「還有哪裡摔著了嗎?」


後半句的語氣意外地真誠而關切,伊利亞投到對方身上的目光柔和了些,仰頭靠向身後的直升機,嘆了口氣。「頭,左邊,痛得像喝了三十斤伏特加之後的宿醉。」頓了頓,彷彿覺得自己抱怨得太多,不好意思似地又添了句:「遲些就好了。」


「嗯,遲些就好了。」蘇洛放下剛才醫師給他止血用的手帕,衝蘇聯人笑了笑。


意外地,伊利亞也牽了嘴角。


韋弗利大步邁過來準備宣告壞消息(彈頭不對!)的時候,醫護人員正在給蓋比臂上的傷口消毒;至於美蘇兩位精英特工都閉著眼睛:蘇洛靠了在伊利亞的肩上,伊利亞靠在蘇洛的頭上,呼吸都沉沉穩穩的。


英國人轉向助手。


「替我把這一對愛情鳥叫醒,thank you very much。」


本來一臉慘戚的蓋比吃吃地笑了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