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Man From U.N.C.L.E.][紳士密令][美蘇]溫柔

 拐過一個接近九十度的大彎時,機車猛地傾斜,背後那個本來連他衣角都不肯拽的俄國人,終於表現出一點珍愛生命的樣子,雙手環住了他的腰,而且轉入直路之後也沒有放開。這種主動的親暱(姑且這麼叫)在他們之間很少有--噢不,是從來沒有過。蘇洛嘴角忍不住上牽,不過為免對方改變主意,他決定假裝沒注意到。

離羅馬還有一段距離,可面前的路很平坦,機車穩穩地前駛。相比方才在衛星基地的九死一生,現在這段路可以說是安逸得猶如週末郊遊。


沒多久,腰間的手臂力度緩了下來,有什麼貼上了他的肩胛。


不用推理也知道,只能是對方的額頭,或者臉。


「Peril?別睡著啊。」


「並沒有。」要不是嗓子沙啞還伴著幾聲咳嗽,伊利亞的聲音應該還算是有威嚴的。然而那額頭,還是那張臉,仍然靠在蘇洛的肩上。


美國人皺了皺眉頭:他以為伊利亞會馬上坐直。


看來這體能幾乎不像人類的傢伙在水裡折騰了一番兼腎上腺素開始下降之後,還是會累的。


「Peril?」


回答是咕嚕一聲。


「休息下吧--只要別睡著--待回到羅馬可又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了,維多利亞可能會來查看我。」


「嗯。」


平常兇巴巴的「紅色恐怖」難得那麼溫順啊。風吹在濕漉漉的身上怪冷的,但蘇洛心頭的暖意一陣陣上湧,甚至冒起一種奇怪的感覺,彷彿他們可以就這麼靠在一起,一直一直,把路走下去。


嘖!他甩了甩頭。胡思亂想什麼呢,他們不過是暫時的搭檔,說不定某個時刻還需要殺掉對方。一定是剛才在卡車裡錯聽了那首浪漫得無可救藥的情歌。點滴的愛點滴的你什麼的--


他沒有細想的是,剛才著伊利亞休息的時候,自己的語調是何等的體貼--而且和他平常為了各種各樣的理由釣美女而經營出來的體貼又是多麼的不同。


他當然也不會知道,明天清晨當伊利亞睜開眼睛回想這夜的一切,他不但會記起美國人把他半抱半拖上岸的臂彎,也會再次感受到那句話裡,那片刻的溫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