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開一朵藍色的花

關於部落格
暗想許久 終於忍不住 悄悄的打開一扇門
  • 112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Man From U.N.C.E.][紳士密令][美蘇]這音樂今夜誰願傾聽

  身為特工,拿破崙•蘇洛對死亡並不陌生,也親眼見過同伙在自己面前死去。但這一行的守則是:哪怕自己人死了一百個,也該毫不猶豫的脫身,繼續去完成該完成的事。

感情用事是最低層次的缺點。


所以,此時他若趁著海面混亂,不聲不響地駕著卡車逃走,也不是什麼不道德的事。何況伊利亞•庫里亞金連「自己人」都算不上,他們不過是時運需要才臨時湊合的搭檔。他毫不懷疑,向桑德斯上報蘇聯人的死訊時,他這位上司連眼皮都不會抬一下。


--死訊。


在卡車收音機悠揚播放的情歌旋律之中,這個詞為什麼那麼刺耳?


因為這個馬蜂窩是他捅出來的。沒有確認密室有沒有警報器,是他的錯。而且--


蘇洛見過許多難看的死相。但蘇聯人雙目緊閉、臉色灰白、嘴唇泛藍的臉在他的想像之中浮現時,心裡那種緊揪得幾乎要撕裂的感覺是前所未有的。


他停下了控制駕駛盤的動作。


海面,剛才他們駕的那艘快艇已在火光中沉沒,巡邏船上的守衛抬著步槍,仍然在提防那個也許再也上不來的人浮出水面。


蘇洛調轉方向,踩油門。卡車凌空衝出,砰然一聲巨響壓了在巡邏船上。


然後車和船一起緩慢下沉。


我在做什麼呢,蘇洛心想。放棄逃走,可能會因此被抓起來,只為了去救一個說不定已經斷氣的人--


不,不,不,不。


海水已把車廂淹沒,他借著車頭燈看到了那個一動不動的人影。深深吸一口氣,他推開車門,出盡全力游過去:不要死,不要死。看,我抱住你了。一定要活過來,拜託。


緊抱著伊利亞往水面划去的時候,剛才卡車裡播的那首歌莫名地在蘇洛的腦海中迴蕩起來:


這音樂今夜誰願傾聽?

它自會勾起點滴的往昔

願明月為我作伴

好讓我想起你

只屬於我的你


只屬於我的你。。。。。。


****************************


伊利亞在他懷抱裡狠狠抽搐了一下,吐出好多水,隨之而來的是一連串咳嗽。


「安靜點。」蘇洛低聲說。然後--


然後他扳轉對方的頭,吻了他。


衝動而用力的,尚未回暖的唇與唇的覆合。但就那麼一下,一秒鐘。但在這一秒鐘裡,蘇洛內心深處某個沉睡已久的部份,彷彿跟著伊利亞一起醒轉過來了,慢慢溫熱。


只是現在不是善感的時候。他放開蘇聯人,朝四周看了一圈,馬上辨識到哪個方位最容易逃走。


「跟我來。」


蘇洛回頭看了搭檔一眼:伊利亞目光渙散,反射性地跟著他游,游划的動作亂七八糟。搞不好他剛才根本沒意識到自己被吻了。


也許是好事,也許不是。


蘇洛打算遲些再給這件事下定論。而這時,那首情歌又湊興地在腦中響起:


這音樂今夜誰願傾聽?

因為它自會令我憶起

點滴的往昔

因為它自會令我憶起

點滴的你的愛

因為它自會令我憶起

點滴的你

點滴的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